☆樱都雾雨☆

※严禁任何形式转载,包括LF内部※
♥每天坐在台阶上,等待真琴到来的喵星人♥
请叫我☆雪走☆
红旗♥司狼神威&皇昴流♥
大天使橘真琴♥女神娜美♥吾王鲁鲁修♥男神坂田银时♥俺嫁黑子哲也♥辛贾♥亚连.沃克真爱♥米迦是我的天使♥我要做会长的制作人♥

#棋魂##亮光#洗尽铅华

站在船头,清爽的海风夹杂着海水的味道穿过发间,遥遥望去,因岛郁郁葱葱的景色直收眼底。

时间悄然而逝,然而直至今日,进藤也不会忘记,在那个晴朗的午后,失去了“他”的他,经历了怎样一场悲凉与迷惘的旅程。只要稍作回想,就清楚的听得到,狭小的和室中,回荡着的经久不息的抽泣。
不过现如今,面对眼前的景致,他不禁扬起了嘴角。与曾经相同的那条路线,对于现在的他却是目标的方向,找到了通往“他”所在之地的道路,他的一生都不会迷惘,他如此确信。

“进藤?”对自顾自笑起来的进藤感到疑惑,担忧着这个平时吵闹不休,现在却沉默不语的对手,塔矢小心翼翼的呼唤了一声。

进藤没有回话,只是转过头嘿嘿一笑,那带着阳光气息的开朗笑颜,在正午阳光的照射下不禁令人晃了神。塔矢眯起眼睛,脑海里浮现出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那个与外表年龄个性一致的少年,却蕴藏着高深莫测的实力,在一次次亮出獠牙的自己面前,展现了神乎其技的技巧,将踌躇满志的他当头棒喝。他从不记得失败者的面容,这并不是傲慢无礼,只是在他心中,只有笔直向前,从来不会回头去看。所以那个时候,他记住了他,名为进藤光的少年。
现在想来实在不可思议,他被进藤打败,却又被进藤追赶;深知他的强大,却又仿佛看着他一路成长。在只能用“如梦一般”来形容的那场对决之后,他们的命运纠缠在一起,怎么也分不开了。
“进藤,你到底是什么人呢?”塔矢曾无数次在心底里询问。 虽然无论是家人,还是朋友;无论是围棋,还是日常生活,塔矢对其都了如指掌。然而在那些毫无特点的日常之外,名为近藤的这个少年的身上,仿佛还有着更为深层的,从未对任何一个人透漏过的秘密。
“也许有一天我会告诉你。”即使他曾如此许诺,然而塔矢却并不知那个“有一天”究竟要等到何时。

“要不要去哪里走走,难得我们一起休息,出去旅游一下散散心吧。”如此提议的人是塔矢,这是在两人难得没有对战日程时的提议。被询问的对象稍稍思考了下,很快便决定了出游的目的地——因岛。
“本因坊秀策…”塔矢的脑海里瞬间闪过这个名字。他一直都很在意,进藤对秀策的执着。那种仿佛盲目崇拜,又有种过分亲昵的违和感,那种时刻透漏在行棋间,SAI的身影。他与秀策,与SAI之间,究竟存在着何种联系。他的突飞猛进,他的裹足不前,以及现如今,浮现在他脸上的庄重与忧伤,究竟是因何而生。
“也许有一天…”塔矢深吸一口气,不禁握紧了拳头。“那会是哪一天。”

“塔矢?”进藤的呼唤将塔矢的思绪打断,在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他紧握的拳头正攥着进藤的左手,此刻当事人正皱着眉头,担忧的望着自己。“晕船了?”
“怎么可能。”塔矢松开手,轻声咳嗽了下掩饰尴尬,并将注意力转移到周围的景致上。“看来快要到了。”
“是啊。”进藤转回头,看着生机盎然的因岛,露出有别于以往的笑容。“不是现如今,我也许还不敢来呢,这个地方。”
“进藤…”
“啊,对了,到了岛上你可要记住,千万不能抢我风头哦,听到没有。”想起之前在常去的围棋会所被抢尽风头,进藤不禁生气的别过头,露出了与年龄相符的稚气。
“即使你这样说…”塔矢为难的皱了皱眉,他自然不想争什么,人家自动凑过来,也不好意思撵走啊。

就在两人开始如往常般小孩子一样的斗嘴时,船只已经靠上了因岛的码头。一边不依不饶的继续争执,一边下船的进藤,很快的就发现了前来迎接的友人。
“好久不见,这位就是塔矢名人吧,欢迎来到因岛。”明显热情过了头的中年男子紧紧握住塔矢的手,惹得被晒在一边的进藤更加不爽了。
“好歹也是您说要尽地主之谊,我才答应住在您那边。可现在您却将朋友抛在一旁,只顾着跟大名鼎鼎的塔矢老师握手,实在太令人寒心了,周平先生。”带着不满开口揶揄周平的进藤,很快就后悔了自己的做法。
“真是的,你小子在说什么,我看到你可是高兴的不得了,现在我可是每天都跟周围人炫耀,我曾经跟进藤本因坊对战过哦!”如熊一般扑过来拥抱进藤的周平,边拍着他的后背,边大笑着欢迎他的到来。而此刻,被突如其来的热情袭击而来不及反应的进藤,只能可怜的挣扎着期待塔矢的救援。然而此时,塔矢只是默默的看了他一眼,就自然的移开了视线。

“这次也是祭拜秀策吗?”坐上周平开来的车子,终于得救了的进藤,一边偷偷捏了把见死不救的塔矢,一边点了点头。并且不忘特别叮嘱周平,他们时间很充足,所以请一定安全驾驶。周平听完嘿嘿一笑,发动了车子。
“嗯,虽然平时都在老家那边祭拜,不过这一次我想来这里。”
“也是啊,我听河合那家伙说了,你可是秀策迷,作为最年轻的本因坊,一定很想快点告诉他吧!”
“嗯,是啊!”转头看着岛上的层峦叠翠,进藤呢喃着回答道。
塔矢没有开口,只是默默的注视着进藤的侧脸。不知是期待他告诉自己什么,还是希望从他微皱的眉宇间,看出他心里的少许想法。

码头离纪念馆也不算太远,转眼间车子已经停在纪念馆门前,从车上下来的进藤,轻车熟路的在前领着路。他们绕过年代久远的故居遗址,踏上青石板铺成的石阶,在高耸的本应坊秀策的纪念碑旁站定,进藤深吸一口气,右手扶上了大青石制作的纪念碑。
“虽然这样说可能是在炫耀,不过虎次郎,本因坊这个名位,作为继承者,我得到了。”
仿佛在呢喃一般,他的眼角渗出泪水,作为第一次正式的祭拜,他献上了他觉得最为合适献上的祭品。
“不过也没关系吧。”偷偷的抹了抹眼角,他微微的扬起了嘴角。“反正无论你们哪一个,都只是想要跟更厉害的人切磋吧,我是不会输的,用尽我这一生。所以……”顺着纪念碑慢慢蹲下,将脸埋入膝盖里,进藤无声的呜咽起来。“在未来的某一天,请再一次跟我对决。”

看着进藤蜷缩着身子,肩膀不断的抽动,周平吓了一跳,刚想上前询问,却被塔矢阻止了。
“让他一个人静静。”做了这样的口型,塔矢示意他跟自己离开,将进藤一个人留在了秀策的纪念碑旁。

“是这样认识的吗?”等待进藤的空挡,塔矢询问了周平跟进藤结识的经过。
原来,在进藤没有出场比赛的日子里,他曾经心急火燎的拜访过因岛,仿佛要寻找什么一般找遍了跟秀策有关的地方。
这不禁让塔矢想起,之前也听棋院老师说过,进藤曾在深夜到访棋院,询问他“鬼会出现的地方”。那种当成趣闻被讨论的内容,加上进藤之后的缺席比赛,让事情变得更加诡异。
“实在想不出原因。”塔矢叹了口气,将瓶中最后一点饮料一饮而尽。就在抬头的瞬间,碧蓝的天空映入他的眼帘。“果然还是等他告诉我好了,反正时间还有很多。”

那一日直到傍晚,塔矢才等到拜祭的进藤归来。决定无视他红肿的眼睛,也不深究他哭泣的理由,塔矢递出了不再冰爽的红茶。
“还要很久吗?”塔矢觉得自己问的莫名其妙,因为进藤竟无言的抬起头,足足看了他一分钟。然而,自己的心情应该传达到了,因此被问者突然狡黠的扬起嘴角,如他一贯的嬉笑着。“大概吧!”
那是如往日般孩子气的明媚,与刚才阴郁低沉的气质截然相反。塔矢本想释然一笑来表示成熟,可心中的闷气却突然串上了心头。“什么大概吧,你不是要说了吗?”
孩子般的斗嘴有一方先开始,接下来就是没完没了的毫无营养的对话,直到后来,两人因内容的无趣而放声大笑,才终于结束了争执,握手言和。
看着眼前这对早已步入社会,实力非凡的职业棋士,周平无奈的叹了口气。“果然再怎么厉害,也还是孩子啊。”

夜幕悄无声息的逐渐逼近,坐在前往周平家的车子里,进藤疲惫的依靠着塔矢的肩膀。凝视着天边仅剩的一缕残光,塔矢眼神柔和的握紧了进藤的手。虽然此刻还不是时候,但是他相信,总有一天他会对自己坦言,告诉他他最想知道的,属于他的秘密。

后记:这个故事在电脑里躺了三四年了大概,是个现如今从新开始写原来的内容几乎一句都没留下的故事。不过心境并没有改变,所以也按照预定的节奏安排了。虽然我想让小光开口,可是却不能处理小亮的反应,所以直至最后,我还是放弃了说出实情。
因为是写祭拜秀策,就去查了查他的信息,才知道对方是个有点令人惋惜的存在。也许让小光年纪轻轻就成了本因坊有点唐突,可是只有这个称位,我希望小光可以去做,大概这就是我个人的执着。
最后,秀策真的是一个很棒的人。
可以说这句话,我心满意足了。

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12)

©☆樱都雾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