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都雾雨☆

※严禁任何形式转载,包括LF内部※
♥每天坐在台阶上,等待真琴到来的喵星人♥
请叫我☆雪走☆
红旗♥司狼神威&皇昴流♥
大天使橘真琴♥女神娜美♥吾王鲁鲁修♥男神坂田银时♥俺嫁黑子哲也♥辛贾♥亚连.沃克真爱♥米迦是我的天使♥我要做会长的制作人♥

#全职高手##叶蓝#脑残粉的可怕…

文章总目录:【全职高手】文本连接整理


前言:这个故事本来只想写个小短文,撑死二千字那种。但是写着写着就……

本文私设有,日期横跨世界邀请赛后至十一赛季结束夏休期。

OOC请见谅

❤❤❤❤❤❤❤❤❤❤❤❤❤❤❤❤❤❤❤❤❤❤❤❤❤❤❤❤❤❤❤❤

叶修在真正退役返回B市老家之前,曾十分不顺路的去了趟G市,并在门卫十分诧异的目光中走进了蓝雨大门。当春易老看见这直到上半年为止,还在职业圈与网游里搅弄风云,力压群雄的真·荣耀大神那么大刺刺的坐在他们网游公会办公室的沙发上时,脚下不免一抖,差点没上去踹他。不过,好歹也是经营蓝溪阁多年的一会之长,这样没分寸的事他也只是想想,终究没有付诸行动,只是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安静的刷账号卡进游戏。

“哦呀,你就是春易老啊!”身后突然响起把慵懒的声音,春易老手一抖,差点点到解散工会选项,这令他不禁脊背冒冷汗,差点没骂娘。

“我说大神,你这样太没职业素养了。”春易老稍稍平复了下心情,略带责备的开口道。

“职业素养啊……”叶修说着直起身子笑了笑,扫了眼整个网游工会办公室。“我坐这半天了,你们蓝溪阁的没有一个人问我是干什么的,到底是谁没职业素养啊!”

“……”春易老闻言愣了一下,稍微皱了皱眉,便跟触发了某个开关一样跳了起来,指着叶修的鼻子质问道:“对啊,你是干什么的!”

“你这样问我,我也不好说啊。”叶修叹了口气,装出欲言又止的样子。而此时,网友办公室里的所有人,都被谈话声惊动,齐齐的望向这边。

其实,在这屋子里的人,除了春易老,大家都是看着叶修跟着黄少天一起进来的,虽然不知道黄少什么时候走的,但既然是跟蓝雨当红的全明星一起来的,其他人便也没太多问,只是远远的围观了下偶像,便各忙各的去了,直到春易老进来,指着叶修发问,大家才反应过来,应该问清楚对方来意才是。

“其实也没别的事,我想找蓝河……嗯,或者应该叫蓝桥……蓝桥春雨什么的……”叶修虽然嘴上念叨“不好说来意”,但还是很坦然的回答了春易老,只不过他把要找之人的名字说错了。

“是蓝桥春雪。”春易老叹了口气更正道。“你找他干嘛?”

“也算受他照顾了,来道个谢。”叶修呵呵一笑,那表情实在欠揍,春易老不由握了握拳。

“不必了,蓝桥也不需要。”春易老冷冷的回答。“再说他也不在这办公,他家要跑整个城区才能到,没有重要事情的时候他都在家办公。”

“啊,那把他联系方式告诉我吧,顺便有照片吗?”叶修完全不理会春易老的冷言冷语,态度平常的问道。

“抱歉,本人不同意的情况下,我没有权利给你。”春易老皱了皱眉,盯着叶修看了好一会,揣摩着他的用意。

“要不,我让少天来问你要?”叶修说着掏出手机,还没等春易老开口就拨了过去。

很快,被叶修软硬兼施电话骚扰的黄少天来了网游办公室,一边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堆垃圾话,一边转向春易老。“大春,蓝桥的电话就给他吧,他答应咱一个星期不跟蓝溪阁抢BOSS,顺便义务带百人团一个月,就是个电话,应该没问题吧。哈哈哈哈哈,这可是使唤叶修的好机会,过了这村没这店啊!你说是不是!”

“这个……”春易老望了叶修一眼,稍稍有些为难。这为难的原因有二,其中之一是这条件跟卖了蓝桥没啥区别,让他于心不忍;而这二就是他完全不信叶修的人品,虽然生意做得很公道,但是却也是个奸商,这要是钻协议空子,那蓝溪阁就赔了夫人又折兵,蓝桥卖的就不值了。

“你也是跟我做过生意的,还信不着我?”叶修看春易老有些迟疑,拍着胸脯卖诚信道。

“说实话,我真不信。”这是春易老的心里话,但是看了眼他们蓝雨的全明星,最终还是勉为其难的开了口。“那我先跟蓝桥说一声,他同意就给你。”

“别啊,你让他知道你们为了一星期的BOSS和一个月的百人团副本就把他卖了,他不得跟你急啊。”叶修说的头头是道,但这春易老心里却叫起苦来。他也不知道这大神是真傻还是装糊涂,这他要是给了蓝桥的联系方式,等到那边追究起来,终究还是要怪到他春易老的头上。倒时候再追究出卖部下的罪过,那可是比事前知道要可怕的多。因此,就算不为了蓝桥的隐私,为他不失去这么优秀的部下,春易老也不能轻易妥协。

“不行,还是要尊重人权的。”春易老硬着头皮扯出人权,打算争取一下面对蓝桥的主动。

“行吧,不过你别说我要,你就说……嗯,你就说他要。”叶修指了指黄少天。“说他要的话他一定给!”

“这……”春易老看了眼黄少天,稍稍有些迟疑。

“别犹豫了,到时候真的是少天给他打电话,你这也不算说谎。”叶修一巴掌拍在黄少天肩膀上,理直气壮的说道。

“咦?什么?我可没说要打电话,为什么是我?干吗要我打?我跟蓝桥不是特别熟啊?为什么我要打?”

“好了,两周BOSS怎么样?”叶修一只手做了噤声的手势,另一只手堵住了临近黄少天那侧的耳朵。

“我去,不是吧老叶,我一场比赛几十万的身价,帮你打个电话就值一周的BOSS?”黄少天有些气愤的嘟着嘴,那个再普通不过的孩子气表情让网游办公室的所有人都不免微笑。高高在上如神一般的职业选手,原来也不过是跟他们同龄的孩子罢了。在这一刻,这些网游工会工作人员不免这样想。

“野图BOSS啊,有价无市啊,你还要怎么样?”叶修叹了口气,瞥了他一眼。

“那也要我们打得到才行吧,要不你来帮我们打?”黄少天眼睛一转,计上心来,他发挥了机会主义者的优质洞察力,精准的提出了有利于蓝溪阁的建议。

“也不是不行。”叶修看着黄少天奸计得逞的样子微微一笑。“但是我要抽成。”

“我去,你要不要脸,我帮你打电话换来的野图BOSS,你还要抽成,你良心不疼吗?”黄少天气的直哼哼,他指着叶修,毫不客气的批评道。

“不是吧,少天大大,你们雇劳工还不给报酬,你们是黑心企业吗?信不信我去劳动局告你们啊!”叶修听闻退后一步,一脸不可思议的瞪着黄少天。

“你……你………你…………”黄少天一连三个“你”字出口,竟然不知如何作答。对此,网游工会办公室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他们都知道叶修有荣耀教科书的美誉,当之无愧的荣耀之神。然而,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那位大神的功利竟然如此了得,连逼着联盟改规则的话唠黄少都被顶的哑口无言,这叶神的形象在他们心目中骤然又伟岸了三分,随后便只有默默地哀叹了下可怜的黄少了。

“两位,要不这样吧。”就在自家宝贝职业选手被气得想要账号卡跟这荣耀第一没下限的决一死战之时,春易老率先出面缓和了气氛。他跟叶修做生意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被这厚颜无耻的家伙磨炼的,他也逐渐摸索出讨价还价的门道了,虽然只是皮毛,肯定比还掌握不住要领的职业选手强。于是他面露微笑开口道。“大神说的有理,这样吧,我也不来什么一九这种小家子气的喊价了,一口价,二八开,大神二,我们八,你若是同意,我就去打电话。”

“喂喂喂,叫我大神就知道我多少能耐吧。”叶修皱眉道,不满的开口道。“二八就想打发我?也太廉价了,起码得五五分账啊。”

“我说大神,你这就不对了。”春易老闻言,心中暗骂叶修是千年的老狐狸转世,可是表面却依然陪着笑讲理。“这野图BOSS原本你是同意给我们的,自己是一都得不到。怎么这使唤黄少打电话,我们却要付五了?”

“等下,我说我不抢,但没说给你们啊。你看看,微草、霸图、轮回什么的,哪个不是狼,那是我说给你们他们就能乖乖松嘴的吗?”叶修一边说,一边学着黄少天叫道:“大春啊,我也不是不明白事理的人,咱们也别二八、五五的了,都是虚的不是。这样,三七一口价,我保证你们蓝雨大丰收,你看成不。”

“大神,你一开始就想好这价了?”春易老不免汗颜,总觉得这讨价还价还是比不过眼前这位。

“总得让我给俺们战队点交代不是,要是被那帮没下限的知道我美色误事,我这面子也挂不住啊。”叶修撇了眼黄少天,凑近春易老耳边悄悄说道。虽然此刻黄少天想凑过来偷听,但被叶修单手一推,正拍在脸上,任他挣扎也是凑不近的,自然是没有听到这句话。

而此刻,将叶修的话听的清清楚楚的春易老,一边意味深长的望了叶修一眼,一边在脑中咀嚼着他刚才的那句话,最终把重点落在了“美色误事”上。“美色……误事……嗯……蓝桥…………不会吧…………”猛然惊觉话中信息的春易老,不可思议的望向叶修,突然间品出了那隐藏于笑容背后的意味深长。

“好……好吧!”春易老点点头后掏出了手机,拨通了蓝桥的号码,并在心中默默的向蓝桥道了歉。

 

许博远接到春易老的电话时有点激动,不同于平日的工作业务,这一次春易老的电话内容跟黄少天有关,这让许博远雀跃的心久久不能平复。当听到黄少天想要自己的联系方式,并会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许博远二话没说便同意了。不过,令他有点疑惑的是,春易老再三确认的态度实在有些奇怪,只是面对偶像,平时冷静的他有点找不着北,也就没有深入的揣测春易老的态度,甚至连那句“你别后悔哈。”都被自动忽略了。

在春易老挂上电话后的十几分钟里,许博远坠入了难以言喻的奇妙感受中。他很期待偶像的来电,但对迟迟未有动静的手机感到不满。“该不会号码给错了吧?”他如此想,然后便摇摇头否决了自己的猜想。“难道是有事情耽搁了?”想想职业选手平日的忙碌,这种可能是有的,他开始劝解自己,让自己耐心起来,可是越是这样劝解,反而越来越焦躁。

不知道许博远心中的焦灼,此时的黄少天和叶修已经离开网游办公室了,他们去到蓝雨的食堂,在本不该动火的时间点要了份海鲜炒饭,然后就上演了不请自来且有求于人的客人,一边悠闲地吃着海鲜炒饭,一边催促着蓝雨全明星剑客操作者打电话的画面。

“我说,你快点啊!”嘴中含糊不清的叶修皱着眉,催促着扭扭捏捏的黄少天。

“我说老叶,你急什么急啊,我这不是考虑措辞呢吗。突然间给自己的粉丝打电话,我还是很紧张的。别看我平时在场上威风凛凛,帅气逼人的,但是面对粉丝还是要亲和的,我到底用什么样的语气跟他说话呢。嗯,好难啊,表现的温柔吧,会被认为很娘,要是太生硬的话,会不会伤粉丝的心,好难拿捏啊。我说,老叶,你帮我想想,我到底……”就在黄少天还想继续开口时,叶修将海鲜炒饭附赠的家常拌秋葵塞入了黄少天口中,看着那因为秋葵而变了脸色的样子,他的耳根子终于清净了。

“快点打,别废话,要不然这一盘秋葵全塞你嘴里。”叶修冷着脸开口道。

“我去,叶修你大爷,这是人干事!你良心呢!”黄少天一边呸呸呸的吐着口水,一边跳出叶修一米开外,可怜巴巴的坐了下来,不情不愿的打了电话。

 

许博远接到黄少天电话的那一刻,手机差点没扔出去,他压抑着兴奋的声音,听黄少天开口说道:“你是蓝桥吧,我是黄少天。听说你是我粉丝,嘿嘿嘿,第一次给粉丝打电话有点紧张。那个什么,有一个人想要见你,你能来下蓝雨吗?本来想让那混蛋……不不不,是那人去找你的,但是不好透露你家地址,所以你能过来蓝雨一趟吗?”

“我去!”许博远听到黄少天邀请他去蓝雨,高兴的张口说道,后来又觉得这话有点像骂人,于是马上补了一句:“我马上就去。”

“哦,那么真是辛苦了,不过你做下心理准备,要见你的人可能不是什么好东西。”黄少天瞥了叶修一眼,看对方在瞪自己,于是马上接着说。“不过放心,就是人没下限了点,其他没啥可怕的。”

“咦?”听到这话,许博远稍稍迟疑了下,突然一个念头从脑中一闪而过。不过,他没来得及问出什么,黄少天便道了声“再见”,然后就挂了电话。

没下限?许博远有些狐疑,但仍然快速的换了衣服走出家门,去敢那趟开往蓝雨的公共汽车。你别后悔哈!当这句话蹦入许博远的思绪中时,他离蓝雨大本营已经仅仅剩下三站地的距离了。春易老让他别后悔?那个知道自己崇拜黄少天的春易老让自己别后悔?这句话中的含义和黄少天口中的“没下限”结合,令许博远心中的念头不禁清晰起来。

 

“呦,小蓝啊,哥退役了哦!”那是最后一次在游戏中遇到君莫笑时他发来的信息。“哥去找你啦!”丢下这句话,君莫笑就像人间蒸发般不见了踪影。不过那时候的许博远知道,叶修并未消失,他带着国家队踏上了征途,目标直指世界冠军。

那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来找我。当时的许博远如此想着。

君莫笑,他的操作者是谁?那是荣耀中无可匹敌的英雄,是全知全能的神。在那片峥嵘且折戟沉沙的战场上,君莫笑的操纵者是无限燃烧的太阳,即使自己有向往光明之心,终究也没有伊卡罗斯的勇气,并未有接近阳光的野望。许博远知道,奢望靠近太阳,便要做好深溺大海的准备,他不敢、不舍、也不愿意沉坠于刺骨的冰冷之中,他更愿意抬头去望,感受那普照的温柔。

“真是个笨蛋。”看到蓝雨大本营的牌子时,许博远自嘲的笑了笑。明明抱着激动的心情来看偶像,现在为什么变得无比沉重,早就不再奢望的幻象,不是从那身影消失的一刻便舍弃了吗?现在的自己,真的是个笨蛋。如此想着,他用双手拍了拍脸颊,算是从低沉中重新振作。而在此时,坐在身侧的小女孩递来了草莓味的糖果,那甜甜的笑容仿佛在安慰着情绪沮丧的哥哥。许博远心中一暖,对小女孩微微一笑,摸了摸她的头后接过了糖果。

正在此刻,公交车抵达站桩,许博远向小女孩道了谢,然后起身下了车,可在他绕过站桩的广告牌后抬头望向蓝雨大门时,一个熟悉但又陌生的身影从蓝雨大门中一晃而出,抬头正看到许博远。那人冲许博远微微一笑,在他还在愣神的时候向这边跑来。

“叶……叶神?”许博远以为自己看错了,声音充满了疑问,但等那人跑近,他肯定了那人的身份。“叶神!”

“哟,小蓝,好久不见。”跑近的叶修有些气喘,从蓝雨门口到站桩不过几十米,这人却已经喘成这样。说实话,真的有点难看。许博远在心中想着,一时间不知如何回复叶修。

“嗯,来的真巧,刚好赶上。”叶修没等许博远回话,一招手拦下一辆出租车,也不管许博远愿不愿意,拽着他一起进了出租车。

“带身份证了吗?”他转头问许博远。

“啊?嗯!”许博远茫然的点点头。

“那就好,师傅,去机场。”叶修跟出租车司机说,对方应了一声后一踩油门,便向机场的方向冲去。

 

“我说,这是怎么回事?”看着城市的喧闹逐渐被甩在车后,许博远终于从茫然中回过神来,他转头去看叶修,想在那漫不经心的神态中寻找答案。

“我说了,去机场!”叶修慵懒的回答,回了许博远一个浅浅的笑。

“机场?我没说要去送你吧!”许博远很不满,他明明是来看偶像的,为什么现在变成送机了。

“送我?小蓝同志你搞错了吧。”叶修露出刻意的惊讶,眼中却满含着调戏的笑。“你要跟我回B市啊!”

“回B市…………”许博远的语调中充满了疑问,他皱了皱眉,认真思考了今天发生的事情,很肯定自己没有说过一句要去B市的话。“为什么我要跟你去B市。”

“小蓝同志,你是不是失忆了,我当初说过吧,我会来找你,然后一起回家。”叶修说着,凑近了许博远。“为了找你我可是放弃了两周的野图BOSS,还要给蓝雨当牛做马啊!”

“原来是这样!”许博远恍然大悟道。他总算明白了春易老那欲言又止的态度,也理清了黄少天那明里暗里的暗示。原来是提醒他要小心提防这个奸商吗,许博远意味深长的望了叶修一眼,突然间调整了坐姿,正气凌然的开口道。“既然是战队的意思,我没意见。”

“我说,你这样的脑残粉太可怕了。”叶修看着视死如归表情的许博远,无奈的叹了口气,将对方的脸转向自己。“先说好,哥才是牺牲最大的那一方,让人知道哥为了你给蓝雨当牛做马,非得被老魏他们嘲笑死不可。”一边说着,叶修逼近许博远,在他还未来得及反应之际,自顾自的轻吻了极具诱惑的薄唇,并在猥琐的舔舐了下后坐了回去。

“嗯,草莓味。”仿佛吃了颗不知味道的糖果,叶修自顾自的道出了猜想,完全不理会被他动作弄的猝不及防,脑子里已经全无思维能力的许博远那红的跟熟透了的红富士般的脸,此刻是什么表情。

后来,叶修回B市老家住了大半年,在兴欣进入季后赛时返回了H市,那个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的蓝桥春雪操作者也就跟着一起东奔西跑着。直到又一个夏休期的来临,久未更新的叶修微博账号上发布了一张照片,那是仅有十指相握的一双手,以及造型别致的情侣对戒的照片,引发了荣耀粉丝的疯狂转载。而这其中,有心人发现了一些细节,却让更多的荣耀粉丝们品味了良久。比如说,有些人发现这两只手的骨骼看起来都应该是男人;再比如说,有人发现剑圣大大转发了微博要媒人红包;还比如说,这张照片的拍摄地点是通过了同性结婚法案的英格兰岛,诸如此类,微博上传的沸沸扬扬。然而,却没有一个人真正捕捉到当事人,更没有人从剑圣大大口中套出了什么有用的情报,大家最终也只能妄自揣测,捕风捉影了。

 

就在满世界的风言风语铺天盖地之时,本次事件的当事人之一——叶修,正坐在自家的书房沙发里看着事件的另一当事人——许博远的背影出神。现在,他的恋人,那个蓝溪阁的五大高手之一,名副其实的黄少天忠诚粉,正乐此不疲的看着黄少天第十一赛季的比赛集锦超过两个小时了。

其实,叶修本来想要打断他的,但思来想去最终也没忍下心。那个看着黄少天比赛时熠熠生辉的眼神,是有别于与他相处时的热忱,这样的神采飞扬,让叶修不忍心打消他的积极性。如果说,在自己面前的许博远,其所表现出的一切是作为恋人的魅力与光彩。那么看着黄少天比赛的他,便是从回了懵懂的少年时代,燃烧着永远不会熄灭的青春之火。

“哎,脑残粉真可怕。”叶修不由的重重叹了口气,话是在说许博远,却仿佛也牵连到了自己。那个喜欢着荣耀,喜欢着剑圣,永远都坦然承认他人强大的男人,正是自己追求并痴迷的家伙,是自己又爱又怜的存在。

 

“黄少太帅了!”正在叶修出神之际,许博远毫无预兆的从凳子上跳了起来,激动的怒吼合着滑落的耳机一起砸出了巨响,着实吓了叶修一跳。

“我说,那个话唠到底有什么好的。”叶修不由叹了口气,看了眼屏幕中集锦视频的回放。那是趁人不备快速行动的夜雨声烦,他流畅而潇洒的动作,毫无破绽的连击,直接锁定了对手微薄的生命,将其一波带走。

“剑客不说话那还是剑客吗?”许博远用一种“你哪里懂剑客的美学”的表情看着叶修,这不禁让被誉为荣耀教科书的叶大神都哑口无言。

“哎,黄少天之前的剑客都不这样啊。”叶修如此想着,却并没反驳许博远,只是站起身来,走到他身后。

“我说,如果少天跟我一起向你表白,你是不是就跟他跑了啊。”一边搂上许博远的腰,叶修在其耳边轻声的感叹道。

“嗯…………”这个问题问的很刁钻,让许博远一时无法回答。

“我是不是要为你没马上答‘是’而感动一下?”叶修呵呵一笑。

“那倒不用,我只是在想是不是能将黄少当做那样的对象而已。”许博远表情严肃的回答。

“‘那样’是哪样?”叶修心知肚明,但仍然坏心眼的开口问道。

“就是你现在干的这样。”感受着叶修那游走于腰身附近的触摸,许博远淡淡的说。跟这位大神交往已经有段时日,许博远觉得自己都变得有点不要脸了。

“是嘛,那么你的答案呢?”叶修微扬嘴角,在许博远的后颈上落下了轻吻后问道。

“偶像和恋人有本质的区别吧,我可不想跟黄少做这些。”许博远说着转回身,双手自然的勾住了叶修的脖子。“能让我甘愿这样做的,永远只有你一个。”一边说着,许博远吻上了叶修的唇。

在此刻,那个来自于许博远的吻不再如最初那草莓味的甜甜轻啄,早已与太阳比肩而居的他用尽所有的力气,认真而诚恳的诠释着他对于这荣耀之神的无尽爱恋。

评论

热度(202)

©☆樱都雾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