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都雾雨☆

※严禁任何形式转载,包括LF内部※
♥每天坐在台阶上,等待真琴到来的喵星人♥
请叫我☆雪走☆
红旗♥司狼神威&皇昴流♥
大天使橘真琴♥女神娜美♥吾王鲁鲁修♥男神坂田银时♥俺嫁黑子哲也♥辛贾♥亚连.沃克真爱♥米迦是我的天使♥我要做会长的制作人♥

#全职高手##双花##韩叶#两情相悦

前言:

文章总目录:【全职高手】文本连接整理

前文连接:
❀年少恋歌❀系列目录
【主双花】两情相悦
┣【主双花】幸福序曲
┣【主韩叶】欢喜冤家(00)引子
┣【主韩叶】欢喜冤家(01)冤家路窄
┣【主韩叶】欢喜冤家(02)狭路相逢
┣【主韩叶】欢喜冤家(03)良机难觅
┣【主韩叶】欢喜冤家(04)勇者难当01
┣【主韩叶】欢喜冤家(05)勇者难当02
┣【主韩叶】欢喜冤家(06)针锋相对01
┣【主韩叶】欢喜冤家(07)针锋相对02
┣【主韩叶】欢喜冤家(08)针锋相对03
┣【主韩叶】欢喜冤家(09)针锋相对04
┣【主韩叶】欢喜冤家(10)知己知彼01


※注意:私设架空,高中生梗。
OOC严重,请注意避雷!!
叶修与孙哲平家有钱,大家都在B市。
叶修与张佳乐竹马竹马,从幼儿园就一起了,本来叶秋也是。不过升上中学后家里想送两兄弟出国,结果折腾到最后,叶秋出国了,叶修半离家出走搬到张佳乐家隔壁。然后就是叶爸口口声声没这个儿子,然后暗地里示意叶妈,让她派七大姑八大姨没事就往叶修那跑,送东送西还给塞零花钱,结果让叶修想生他爸气都气不起来。
另外:私设苏家兄妹是表亲,不过是阿姨丈夫与前妻的孩子,所以没有血缘关系。苏沐秋早逝设定不变,跟叶修关系不变,叶修很疼沐橙,偶尔沐橙会来留宿。

+♥+:;;;:+♥+:;;;:+♥+:;;;:+♥+:;;;:+♥+:;;;:+♥+:;;;:+♥+:;;;:

认识张佳乐的人都知道,他在很多时候会表现的有点迟钝。当然,这种迟钝并不是思维反应这类问题,在这方面,比起一般人,张佳乐的反应速度可能更出色,所以他的迟钝,主要体现在他对感情的洞悉度上。这不,叶修认识他也有十好几年了,两人是打小时候光腚娃娃开始便是竹马竹马了,这十好几年可谓形影不离。然而,叶修其实都跟恋人交往了三年,这张佳乐就是愣没看出来。
刚开始,知道叶修恋爱对象的人都还以为,张佳乐是故意破坏才寸步不离的防着。可是时间久了,大家才注意到,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张佳乐这家伙在叶修身边展现出的严防死守,那实际上是根本没发现自己的瓦度已经能照亮全球的黑夜了。
这不,上了高中后便混进叶修好友圈的孙哲平,在试探过张佳乐的口风后便明确了这个思维,而此刻,他正蹲在校舍后的丁香花树下,等着邀约之人到来。

叶修迈着慵懒的步子绕过教学楼,就看到孙哲平百无聊赖的蹲在丁香花树下望着这边。见到叶修来了,孙哲平眼睛一亮,马上站起来冲他招招手,催促他快点过来。叶修叹了口气,向身后看了看,确认没人注意他,便一溜小跑窜到孙哲平身边。
“怎么?跟贼似的。”孙哲平皱了皱眉,对叶修的样子十分不满。
“大哥,你叫我要偷偷过来的,失忆了?还是老年痴呆。”叶修嫌弃的瞥了孙哲平一眼,大咧咧的坐到花坛边上,抬头去看头顶的丁香花。
“我就是怕张佳乐那小子跟着你,他就跟长你后屁股上了似得,自然要防着。”孙哲平叹了口气,也坐到叶修身边,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叶修来时的转角,显然对张佳乐有可能突然出现在那个方向仍然保持警惕。
“我说大孙,从挺久以前我就想问你了,你是不是对乐乐…”叶修没看孙哲平,仍然盯着丁香,却突然开口询问,只是最后没问完整。
不过,他这样欲言又止的问题内容,孙哲平显然早已了然,他微微皱了皱眉,最终叹了口气。“果然瞒不过你这只道行高深的老狐狸。”
“我去,就你这态度,求我帮你我都不考虑好嘛,怎么说也是个不靠谱的土豪,乐乐跟你我可不放心。”
“我真不想被真正的富二代说成土豪,我家顶多算小康。”孙哲平顶回讽刺。
“嗯,B市三环内百平米越层小洋房的小康人家,咱国家真是已经富强到飞起了。”想到上次去孙哲平家的房子办烧烤派对,张佳乐连续三次确认了门牌都没敢进去的怂样,叶修不免有点心疼他这个真小康家出身的竹马来。
“隔壁住着有开劳斯莱斯亲戚的你,竟然对我们那一百平的破房子感到震惊,我也是挺喜欢他这点的。”孙哲平嘿嘿一笑,突然想到了那时候张佳乐的可爱模样。
“你先等等,劳斯莱斯什么的,那是亲戚的,跟我家没半毛钱关系。可高中没毕业的名下房产最小的一套是三环内的百来平小洋房,那就有点问题了。”叶修虽然这样说,但是他清楚,开劳斯莱斯的是他亲阿姨,还是她妈公司的总经理,这孙哲平要继续跟他比平庸,终究是拎不清的。
对此,孙哲平也明白,他又不是跟叶修这边比家产呢,这要是还有第三人,他们也算是靠哭穷炫富,可现在就他俩,弄这些虚头巴脑的没意义,便不再进一步追究,而是转移话题……不,应该是切回正题。
“你啊,跟张佳乐没戏就别占着了。怎么的,是预备着跟老韩分手后的后手?”不扯家世背景,就是感情纠纷了,孙哲平毫不客气,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
“滚蛋!”叶修没好气的抬起脚,作势要踢孙哲平,但仅仅是比划比划。“你这话老韩听了绝对抽死你。”
“所以我只敢在你面前说啊。”孙哲平笑笑,叹了口气。
说到这个老韩,孙哲平是很熟的。他中学的时候,曾经有一年跟这人同学。那时候名为韩文清的少年,就已经是看起来沧桑的很配“老韩”这个称呼的存在了。“明明放松下挺俊郎的啊。”孙哲平曾听一些女生如此议论,但真让他幻想放松下后的韩文清,内心总是拒绝接受的。所以,韩文清一直就是那个韩文清,即使孙哲平因为个性跟他走的近了一点,也终究没看到老韩放松下来是个什么样。
后来,老韩转学了,但偶尔还会跟孙哲平联系。就是那段时间吧,孙哲平没跟老韩见过面,但总隐隐觉得他有些改变。那种改变很微妙,不过日积月累却还是品得出端倪。最明显的一点就是,曾经的老韩,如果对某样事物深恶痛绝,那么他一辈子也不会喜欢上那样东西。然而现如今,叶修那种散漫、毒舌、慵懒的家伙,竟然能让真汉子,纯爷们的老韩都爱不释手,这足以说明老韩的改变。
“我可跟你说,别看哥这样,觉得哥可爱的可是一票一票的呢。”孙哲平最开始认识叶修时,对老韩不但弯了,还喜欢上这么个很拉仇恨的人十分不解。然后,他得到了这样的回答。
为此,也算有探究精神的他跑去各个班级探访了一下,二班的喻文州笑容中透着阴冷的肯定了那份可爱,但在孙哲平眼里,这种肯定的背后透漏着凶残的凶险味道。相对的,三班的周泽楷就理性多了,他只是稍稍后退了一步,客气的向孙哲平点了点头,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对此,被晾在那里的孙哲平很纳闷,还是他们班的江波涛有些看不下去了,走过来解释了周泽楷行动的含义,才让孙哲平恍然大悟。原来,周泽楷那样做的用意只有一个,用江波涛的解释就是:能问出这问题的人,我敬你是条汉子,后会有期,江湖再见。
后来,孙哲平的询问就不全是趋于好奇了,一向对科研嗤之以鼻的他,真的想知道叶修在别人眼中究竟是的什么样子。因为,就连跟他竹马竹马的张佳乐,在谈到叶修时,也总是露出咬牙切齿的凶恶嘴脸。
最后,在孙哲平问了很多人,甚至连校长他都问了一问的情况下,终究对叶修这人的人设有了大体的了解。对此,用一句话来概括的话,其实非常简单,那就是欠,特别欠,浑然天成的欠。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这并非是叶给人的全部印象,其实,在他把全校搅和的人仰马翻,鸡犬不宁的同时,其实没有人是对他深恶痛绝的。在大家咬牙切齿说他如何如何可恶的时候,总是会在最后来上一句:“其实这人倒是很好”这种评价,从而将负能量爆表的评价,一下子变成了半爱半恨的吐槽。不过,到后来,孙哲平才真真体会到,原来这个世界上真存在百分百触发嘲讽被动技的存在,那个天生带嘲讽,永远不OT的家伙,如所有人说的一样,欠的要命,但却是正直的好人。

因此,这一次,孙哲平做足了被嘲讽的准备,将那个连韩文清那样的汉子都给改变了的妖孽叫了出来。
“先不说那些了,说回正题。”孙哲平脸上的表情瞬间严肃起来。“你对他没兴趣,就快点放手吧。”
“我说大孙,你能不能别那么怂?”看孙哲平如此正式,叶修也不再玩笑,他盯着孙哲平看了一会,叹了口气。“乐乐多迟钝你又不是不知道,就算被你拉过去直接办了,他都不一定抓得住重点。所以,这事哥真帮不了你。”
“我只有一句话问你,我直接办你同意?”孙哲平半分玩笑的意思都没有的问。
“你敢哥可不饶你。”叶修突然沉了脸,语气十分不善。
“那就成。”孙哲平长出口气。“张佳乐重情,我这告白失败的话,俩人的关系就只能那样了。看你这么在乎他,倒时候替我多劝劝,那时候估计我是没机会了。”
“我去,大孙,别跟上刑场似得。不愧跟老韩是哥们,怎么怂起来一个样。”叶修看着孙哲平,突然想到了当初跟自己告白时,韩文清的样子,于是忍不住揶揄道。
“我不想听你们的那些破事,往要死的人胸口捅刀子,你还有没有人性!”孙哲平听完皱皱眉,斜眼瞪了叶修一眼。
“得,我不说还不成,倒时候你要是成功了,别请教哥怎么上本垒啊!”叶修哼了一声,站起身来拍拍屁股打算走人,却听到孙哲平那边冷冷的“呵”了一声,转过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如果是我,应该请教老韩才对吧!”
“孙哲平你大爷!祝你壮烈牺牲!”叶修闻言真踢了孙哲平一脚,力度不大,孙哲平轻松的躲开了。叶修没有在意,更没上去补刀,只是丢下这句话便头也不回的走了。不过,到了教学楼拐角处,叶修的身子顿了一下,突然间又转回头来,对着孙哲平大喊:“成了可要请哥喝喜酒。”
“我去!你小声点!”孙哲平吓的跳了起来,像做贼似的四下看了看,确定没人注意他们后才转回头,但叶修已经消失不见了。“真是个混蛋。”虽然这样抱怨,但此刻的孙哲平已经微扬了嘴角,决定告白后就没停止忐忑的心也平复了一些。

下午放学后,孙哲平咽了口口水,在一楼大厅的镜子处整理了下衣服,便前往约定的地点——学校操场边的大柳树下,等他约好的人。
然而,抬手一看时间,已经过了三十分钟,他要等的人没来。
“不会是用这种方法拒绝我吧…”孙哲平有些郁闷。但时间却不理会他的沮丧,仍然一分一秒的过着。
就这样,一个三十分后又一个三十分过去了,操场上留下来打篮球、踢足球的人越来越少,而他要等的人却迟迟未到。
“真是有点悲哀。”如此想着,孙哲平叹了口气,最终只能起身,向校门口走去。

可是,就在孙哲平决定放弃而迈出学校大门之时,抬头的一瞬却让他愣住了。那个还很遥远的身影向这边跑着,看上去拼命的让人心疼。孙哲平五味杂陈,不知是喜是忧,一时间竟无法移动,呆呆的看着那身影由远及近。
“抱……抱歉啊,大孙。”张佳乐终于到了校门口,没等孙哲平开口便自动解释起来。“我刚才在叶修家写作业的时候才看到数学书里夹着的字条,这种明天世界末日,今天我都不会多看一眼的书里,即使有字条也很难发现的。虽然知道都迟到好几个小时了…”这样说着,张佳乐瞥了眼孙哲平。“我觉得如果是大孙可能还在学校,所以就过来看看啦。”
“那要是我不在呢?”孙哲平看着仿佛认错般低着头,却偶尔偷瞄他的张佳乐,心中是完全没气的,但还是想故意刁难他,所以开口问道。
“那就去你家啊!”张佳乐猛地抬起头,眼神炯炯的回答。
“那……现在要来吗?”被这熠熠生辉的样子撩了一下,顶天立地的孙哲平都有些紧张。
“咦?可是我的作业……”张佳乐眨眨眼,有些犹豫。
“我可是浪费了很长的时间啊!”孙哲平不满的皱起了眉。
“这样的话……”正当张佳乐要说什么,孙哲平却阻止了他,并在他投出疑问的眼神时开了口。“比起那个,有些事我想要先说清楚。”
“什么事?”张佳乐问。
“你知道叶修跟韩文清的关系吗?”孙哲平看着张佳乐问道。
“老叶和老韩?是哥们啊!”张佳乐很是奇怪,孙哲平不可能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果然,你不知道。”孙哲平说着,突然靠近张佳乐,毫无征兆的亲了上去,来了个对第一次来说太过不纯洁的法式深吻,直到张佳乐反应后挣扎才松开。“他们是可以做这种事的关系。当然,听说更进一步的也已经有经验了。”
“更进一步?”张佳乐此时有点混乱,条件反射的问道。
“嗯,比如进入这里。”孙哲平很大胆,他环上张佳乐的腰,把手摸向他的臀部,在很不应该碰触的地方点了一下。
直到此刻,张佳乐才如梦初醒。他突然想起来,那些老韩留宿的日子里,叶修总是起的有些晚;那些不算夏虫繁盛的时节里,叶修身上若有似无的红斑;还有三人一起的时光里,自己偶尔感觉到的疏离感……原来是这样吗?张佳乐叹气。明明都交往了,竟然不告诉自己,叶修真是可恶的混蛋,不会是觉得自己会反对吧。虽然是男人,虽然是老韩,但是张佳乐很清楚,叶修的决定他都会支持的,叶修的选择也从来不会错。自己确实讨厌他那种凡事自己扛的性子,但这不妨碍他肯定他的选择。说起来,就算恋人是男人也没关系吧,只要他能幸福。而且,跟男人接吻也没什么,应该跟女人也没区别吧,毕竟刚刚那个还挺舒服的……等等……刚刚,等一下,刚才?刚才…刚才!?
“孙哲平,你说话就说话,刚才是怎么回事?”好不容易从繁杂的脑内思索里缕出线头,张佳乐终于发现有些事情不太对劲,孙哲平嘴唇的触感还未散尽,搂在腰上的手也没松开,这样从远处望去仿佛情人拥抱的场景,可比叶修的恋人是韩文清给他的冲击更大。
“这就是我要跟你说的事,我也想跟你做那两个不要脸的在夜下无人之时会做的事。”孙哲平诚恳的说。
“说人话!”张佳乐阴了脸。
“我喜欢你,跟我交往吧!”孙哲平直视张佳乐,开口告白。
“……”张佳乐看着孙哲平,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说实话,他挺喜欢大孙这个人的。两人性格不同,处事方法有别,却意外谈的来,搭档配合也很默契,所以他很喜欢跟大孙一起玩。可是,如果说不仅仅是插科打诨,游戏玩闹那样的配合,而是更进一步……嗯,像叶修和韩文清那样……等等,两个人连更进一步的都做了?真是想象不来。“我……不知道……”当想到韩文清跟叶修之间的亲密接触,张佳乐有点胆怯,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想象力的匮乏。
“也许这太令人意外了吧。”孙哲平笑了笑,松开了怀中的张佳乐。只是没被嫌弃着否定,他就已经心满意足,此刻也做好放弃的准备,不想给张佳乐过多的情感负担。
然而,就在他放开手的那个瞬间,张佳乐心中却升起了不舍。虽然韩叶二人的亲密场景他幻想不来,但如果是孙哲平……天啊,自己在想什么。张佳乐心中惊讶,他突然想到了第一次跟孙哲平见面的时候。夏风树影里,挺拔俊郎的少年,曾被张佳乐评价为适合做英雄传说中的主人公。张佳乐喜欢英雄,即使被叶修嘲笑很多年都不改初衷,所以见到孙哲平,他比起以往还要来的开心。
啊,原来如此。张佳乐很迟钝,但是他从来都忠于自我,即使会受伤,也绝对不会放弃。所以,就在孙哲平以为一切会结束的时候,张佳乐的手却紧紧抓住了他的手。
“我想了一下,如果是老韩和老叶的激情现场,那种画面太惊悚,我完全脑补不来。”听到这回答,孙哲平呛了口口水,那狼狈的样子落在张佳乐眼中,却被定义为“可爱”这样不符合人物设定的印象,不过张佳乐并不介意,因为他就是觉得可爱。“不过是你…”张佳乐微微一笑。“和我的话倒是很不错…”
“我去!”这是孙哲平的内心。他楞楞的盯着张佳乐,用了足足一分钟才反应过来自己告白成功还顺带被反撩的事实。到底谁说张佳乐迟钝的?孙哲平现在想掐死那个人,这个全身都诉说着你可以为所欲为的男人,哪里跟迟钝挂得上勾啊!这是情商爆表好嘛!
“你……后悔了?”张佳乐误会了孙哲平当机的原因,有些不安的问。
“咳,那什么…”孙哲平突然发现自己很失态,慌忙咳嗽了下调整心态,再一次靠近张佳乐。“来我家吗?”
“咦?会不会太快了?”张佳乐有些惊讶。
“啊,不是,不是那个意思……”孙哲平慌忙解释,那样的表情瞬间逗笑了张佳乐。“啊,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其实…”孙哲平越说越小声,不过张佳乐已经了然。
“那么就快走吧。”一边说着,张佳乐拉起孙哲平,向他记忆中的孙哲平家走去。“只是今天不能太超过啊,明天有数学测试。”
“那个我可以给你补习。”
“咦……我以为你都没有学过习,叛徒!”
“不是,你怎么能这么说…”
………

就这样,在夜色悄悄取代夕阳的时候,华灯初上的街头上,两名少年在你来我往的交流着,从学校的小考到明天的午饭,从最讨厌的竹马竹马,到小时候发生的糗事,他们一直聊一直聊,聊到到家,聊到吃完晚饭,聊到一起洗澡,聊到钻进被窝,同盖一个被子,互相交换了晚安吻,然后抱着,什么都不做的沉沉睡去。

第二日,教室内。
“一晚上什么都没干,你真是战士。”叶修揶揄孙哲平,对方却无所谓,只是将早餐便当塞入书桌,看着为一会的小考惴惴不安的张佳乐,露出了宠溺的微笑。
“真无聊!恶心死了。”叶修看不到想要的反应,自顾自的起身,在走过低头看书的韩文清身边时,重重弹了他脑袋一下,然后就惹怒了安静的雄狮,做起了每天早上都要进行的,由本人规划出的晨跑运动。
✿ฺ ♡ ✿ฺ ♡ ✿ฺ ♡ ✿ฺ ♡✿ฺ ♡✿ฺ ♡ ✿ฺ ♡ ✿ฺ ♡ ✿ฺ ♡
插花小剧场

叶修转过转角的时候,一下子撞到了韩文清身上,这个平日里光明磊落的汉子,此刻正站在拐角旁,笔挺的像堵墙。
“你偷窥?”叶修知道不可能,却忍不住揶揄,被对方狠瞪了后,却觉得好像猜对了。
“哈哈哈哈,怕哥踹了你不成?”叶修扶着韩文清笑的有些夸张,但他现在确实很开心。
“杀了你哦!”韩文清抓起他的胳膊,让他正面看着自己,一字一顿的说。
“哦,好哒,如果你忍心的话。”一边说着,叶修凑到韩文清近前,吻了下他的嘴角,顺便调皮的舔了一下。
然而,就是这一下,勾起了猛兽的食欲,转瞬间他便被堵在墙角,那霸道而凶猛的吻夺走了他全部的力气。
“我没开玩笑,真的杀了你。”韩文清抓住叶修的脖子开口。不过叶修并不怕,他扬起嘴角,直视韩文清的眼睛,那眼神中的神情是韩文清如痴如狂的根源,让他不由败下阵来。
“放心,我也会杀了你的。”抚上韩文清的手,叶修开口,并用唇语说道。“如果你要离开的话。”

✿ฺ ♡ ✿ฺ ♡ ✿ฺ ♡ ✿ฺ ♡✿ฺ ♡✿ฺ ♡ ✿ฺ ♡ ✿ฺ ♡ ✿ฺ ♡

捂脸,私设OOC严重……………请不要问我在写什么,鬼知道!!

评论

热度(82)

©☆樱都雾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