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都雾雨☆

※严禁任何形式转载,包括LF内部※
♥每天坐在台阶上,等待真琴到来的喵星人♥
请叫我☆雪走☆
红旗♥司狼神威&皇昴流♥
大天使橘真琴♥女神娜美♥吾王鲁鲁修♥男神坂田银时♥俺嫁黑子哲也♥辛贾♥亚连.沃克真爱♥米迦是我的天使♥我要做会长的制作人♥

#阴阳师##酒茨##狗崽#妖酒的作用

前言:※注意:OOC严重,请小心避雷

+♥+:;;;:+♥+:;;;:+♥+:;;;:+♥+:;;;:+♥+
茨木童子的记忆中,酒吞总是在喝酒,无论是长廊里、庭院中,还是在战斗时、谈话间,只要看着酒吞,他就在喝酒。因此,茨木从没问过,酒吞酒壶里装了什么酒,喝起来什么味道,酒吞也没打算告诉他。只是,茨木不问,并不代表他不在意,于是便细心观察起来,打算由自己寻找答案。

那一日,他路过中庭,闻到自斟自酌的酒吞酒壶里有浓厚的樱花香味,便想起前几日,看到酒吞在跟那对花妖姐妹说话,便走去二人的花园,问坐在花云里呵呵笑的姐妹俩酒吞酒壶中酒的事情。“不知道呢,酒吞大人的事情我们不知道,他说想要花瓣,樱花就送了些给他,至于他用来做什么,茨木大人问酒吞大人应该就会知道。如果是您的话,他一定会告诉您的。”虽然被这样说,但酒吞的事情身为挚友不应该刨根究底,所以茨木最终还是没去问酒吞,终究不知道樱花酒究竟有什么用。

又一日,茨木看见酒吞正坐在樱树下与萤草交谈,站在一旁确认悬赏封印的姑姑脸色不太好,不知道是封印没什么赚头,还是嫌旁边太吵了,反正自己带着狗粮去打石距的时候,姑姑招招暴击到石距身上的创伤,激发了茨木童年时无法抹去的心理阴影,以至于二号位出了六星的速度针女他也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后来回到寮中,他想问问挚友中午的谈话内容,总觉得不知道的话晚上不能安枕,夜里准能听到“飒飒飒”的伞剑风声。
可是很奇怪,茨木找遍了全寮也没看到挚友的身影,就连狩猎战和妖怪退治的队伍都回来了。“难道是去斗技场了?”放弃寻找后坐会中庭,茨木自言自语的说。
“啊,今天没人去斗技。”偶然经过的妖狐听到茨木的自语,主动上前搭话。“晴明迷上了去百鬼夜行撒豆子,非要抓一只九色鹿回来,博雅在陪着白狼练射箭,神乐和白比丘尼去邀请桃花姐妹做樱饼了,今天没人想去打斗技。”
“咦?那么吾之挚友呢?”茨木闻言抬起头,眉头紧皱的开口道。“该不会……在红叶那个妖女那里吧。”这样想着,内心不免气愤,强大的妖气吓得妖狐退后了半步。
“你在那里干什么?”大天狗突然出现,挡在妖狐身上,满脸不悦的看着随便发火还牵连别人的不成熟大妖。
“哈?”被明显毫无恭敬之意的声音挑衅,茨木不耐烦的抬头瞪人,看到对方是大天狗后,不免觉得索然无味。“原来是你,无聊。”想来在这里争执会被讨厌的晴明唠叨,害挚友的名声受损太划不来。一般的小妖怪吓一吓也就罢了,大天狗与女孩子这种十分麻烦的存在是茨木一项跑路的标准。
“要找你挚友,他刚才在河川下喝酒,一边喝还一边喃喃自语,实在恶心的要命,僵尸妹妹他们要去跟博雅投诉了,在那之前你把他领回去可以吗?”一边嫌弃的望向河川,大天狗催促着茨木,虽然态度恶劣,但念在他算是帮了眼下的茨木,所以茨木没有发作,而是急急忙忙向河川跑去。
“真的会有用吗?那个小不点不会骗我吧。”一边品尝着葫芦中的妖酒,酒吞嗅了嗅身上的味道,完全没有任何变化,究竟是否如传闻所言,还真是无从考证呢。“回去试试?”虽然有这样的想法,但如结果不如预期,倒是是该怪酒的作用不佳?还是自己自我意识过剩?无论是哪一种,他都会生气吧,还会把火都撒在无辜的茨木身上,他有这种预感。
“挚友,你在这里啊!”正在无谓挣扎的自言自语之时,酒吞听到了他现在最想听到,又最不想听到的声音,心中不免暗自叹气。
“你怎么在这?”看着因奔跑而有些气喘的茨木,酒吞冷静下头脑,云淡风轻的问道。
“还说这种话,斗技场的时间都结束了,晴明也就罢了,你还在这种地方闲逛,可是会让人…”说到这里,茨木突然停了下来,他认真思考了下,天下第一的大妖怪,史上最强的酒吞童子是不可能让人担心的,他说担心这样的话,根本是侮辱挚友的名誉。于是,不知道是聪明,还是迂腐,茨木说出了听上去十分让人生气的后半句:“当成恐怖分子,抓起来关的哦。”
“是嘛!”酒吞本来悠闲地喝着酒,想听听茨木究竟能说出什么话来,但听到后半句,竟然一口气喷了酒,整个人从地上弹跳起来。“你觉得这个世界上还有关的了我的人吗?”一边说着,抓住茨木的衣领将他拉到眼前,此刻酒吞眼中的怒火会让每一个小妖怪战栗。
然而,茨木并不害怕酒吞,被对方蛮横的拉到近前,反而让茨木心中微微一动,无比甘美的味道冲去鼻腔,让他有一瞬晃了神,目含情欲的凝视着酒吞愤怒的双眸。
“你小子,说话啊。”酒吞被这视线看的心慌,想着该不会是有了效果的时候茨木已经越靠越近,没有一次主动贴近自己的茨木,即使说着“挚友,我是你的”也会跟酒吞保持微妙的距离。然而,此刻的茨木却跨越了他设下的界限,完全闯入了酒吞的境遇。
“那小家伙不愧是药师。”想过无数种失败后自己要怎么调节心情的酒吞,现在却真心诚意的感谢那看上去不太可靠的草药专家。虽然被姑姑知道自己的心思时挨了一顿臭骂,但应对那个笨蛋茨木,他已经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来打破他设下的无形壁垒了。“只有先上再说了。”想着面对既成事实这家伙总会坦白点了吧而制定的计划,看来第一步总算是成功了。
“那边的。”对过路的N级妖怪下达了命令,将用剩的御魂暂借给他们当凭证,让他们拦阻靠近河堤的生灵,以此来保证自己的计划顺利进行。只不过,他这样的设想是杞人忧天,早在僵尸妹妹告诉博雅他怪异的举动之前,对他的心思看在眼里的姑姑便以“怕教坏寮里的孩子们”为由,早早让博雅设了结界在那边。现在,除了原本在结界内的几只野生N怪外,已经再没有哪个寮里的孩子们再轻易靠近河堤了。

不谈酒吞的设想是不是多此一举,但说逐渐靠近的茨木此刻早就动了情,酒吞身上散发的妖气中混合着甜美的味道,让茨木整个人融化在他的怀抱中,明明心中觉得不能这样,但行动却违背了心里的想法,此刻茨木正推倒酒吞,整个人骑坐在他的身上。
“挚友,对不起。”口中还在道歉,茨木的行动却十分露骨,他褪去自己的衣衫,精壮却略显白皙的胸膛赤裸裸暴露在酒吞的视野中。此刻的茨木是不清醒的,他依凭着本心的驱使,将执着的本质展现,已然不再在乎原设的界限,同时也无法用理性审视周围,从而错失那样的表情,被他撩人的行径勾起欲望,想要将他生吞活剥一般的酒吞的表情。
如果看到这样的面容,即使是自卑过头的茨木也会察觉吧,自己投怀送抱的这个男人,自己仰慕爱恋的这个男人,也是如他执着于自身一般,执着于他的一切。
不过此刻,茨木是不清醒的,因此他放弃了思考,凭本心随性,自顾自的认定那来自于本体的贪欲,是引诱酒吞的祸根,从而在结合时的喜悦中,将表露真心的勇气一点点消耗殆尽。
就这样,不知是对是错的云雨之后,酒吞与茨木两人的关系并没有改变,只有借妖酒催情之时,茨木才敢放纵自己的情意,与酒吞再行云雨,感受那自己限定了的破戒时间。

“你应该是个笨蛋。”很久以后,同样借妖酒修成正果的讨厌酒友这样评价酒吞。虽然他想反驳,但那自鸣得意的伪神说的十分中肯,他张了张嘴,最终只是再一次喝下闷酒。
“你这种情况,不用那东西反而更好,比起让对方先开口,你这家伙回应一下他的感情如何?”实在不想再看到这对笨蛋的蹩脚爱情,整个寮中选派的牵线月老,一边看着姑姑打出的提词板,一边生性的开口道。
“你说的倒轻松,不也是借助那东西成事的。”酒吞毫不领情,再次吞了口酒,暗自叹了口气。
“真是受够了。”虽然姑姑打出“别那么说,我也是努力表达心意才成功的”这样的提词板,可这倒霉月老已经坐不住了。跟个笨蛋酒鬼废话,他宁可带着他的狐狸出去玩,看着他的狐狸望着心爱的小姐姐们眼馋,却又只能被他牵着走的样子,可比这个笨蛋酒鬼有趣多了。于是,一项动手比动口快的大天狗,一把拎起酒吞的衣领,用十分险恶的语气开口。“你再不快点,等晴明再召唤出酒吞来,那个时候你想哭也来不及了。被另一个酒吞抢走他也没关系吗?又或者,现在被其他人抢走?我是不介意坐享齐人之福的。”
“滚蛋。”这样的挑拨果然奏效,酒吞恶狠狠的向大天狗的面门招呼了一拳,同样身为大妖怪的对方险险的躲开了,从获自由的酒吞没再追究,而是连酒壶也没拿的跑了出去。
“那种话,即使作为激将法我也不想听到第二次。”本次对着酒吞的背影得意的笑着,大天狗听到背后的声音后变了脸色,一点大妖怪的样子都没有,满脸笑容的赔着不是。“放心,那种麻烦的家伙就算给我,我也不要。我只要有妖狐就好了,一起去逛街吧。”
“总觉得有阴谋。”对天狗的笑容感到脊背发寒,妖狐凭借多年练就的直觉感知到对方表情后的阴谋。然而,终究架不住天狗的软磨硬泡,最终妥协的妖狐不得不被迫见证了自己黄金时期的末路。
从那一日后,妖狐终于幡然醒悟,那些美丽的大姐姐们,已经再也不是他妖狐能触及到的存在了。不过,这是另一个故事,我们就不在这里多说了。

话说回来,酒吞被大天狗点醒,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危机。晴明的召唤是可以不断重复的,哪一日再来个酒吞也不一定。他不想跟别人分享爱人,也不想将那家伙拱手让人。察觉到自己情意的那一刻,他便认定了那个家伙,现在的他已经不想失去了,那个永远只看着自己的存在。
午后的风在夏日的天候中仍显燥热,酒吞发现茨木的场所是他们初夜的河堤。凝视着涓涓流水的茨木的背影,突然间给了酒吞莫大的勇气,使其放弃了一切固执与尊严,走过去抱住了对方的肩膀。
“挚友?”被酒吞的举动吓了一跳,茨木本能的想要闪躲,但对方的力道太强,最终他只能放弃。
“听着,茨木,我只说一次。”酒吞咬了咬牙,抱住茨木的力道又收紧了几分,在茨木耳边轻语道。“成为我的人吧,永远。”
“你在说什么啊,挚友,我一定会永远……”还没等茨木说完,酒吞就阻止了他继续发言,将他整个人转了过来,凝视着对方的眼睛。“不仅是肉体关系,你的心也要属于我。相对的,我也会将心和感情都交付给你,如果你答应,就现在脱衣服,我要在没有那妖酒的催情下抱你。”
“挚友…”茨木一时不知所措。别说那他追随已久的大妖要倾心于他,就是刚刚大白天那性骚扰般的言论都不是他挚友平时的发言。此刻的茨木有点凌乱,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开口。
“是嘛!这是你的回答吗?”误解了茨木的不知所措是拒绝的沉默,酒吞叹了口气转过身,抛下一句“回到从前吧,我不会再跟你做了”的话就打算离开,却在下一个瞬间,被反应过来的茨木抓住了手臂。
“如果你是说真的,现在就抱我吧。”茨木的手在颤抖,激动的声音让嗓音有些沙哑,他将酒吞的手按向自己的心脏,庄严而不容置疑的开口道。“把这颗心连同我的恋慕一切,吞入你的腹中,让他只属于你。”
“乐意之至。”听到了想要的回答,放松下来的酒吞不禁微扬起嘴角。他走下河堤,来到茨木身侧,在没有妖酒的催情下,与他交换了互为伴侣的契约之吻。

“所以我就说。”萤草在长廊下边捣药草边轻轻的叹了口气。“那种妖酒只有两情相悦才可以催情的,到底那位大人有没有认真听人家说话。”
“我觉得啊…”坐在萤草身旁,吃着从樱花她们那得到的樱饼的觉,看着中庭的景色开口道“那种事情比起告诉酒吞那种人,去告诉茨木不是更好?”
“咦?”萤草捣药的手猛地停了下来,她傻傻的眨了眨眼睛,突然间恍然大悟。“对哦,酒吞大人和大天狗大人是一开始就知道的呢。”这样想着,她皱紧了眉头。“真是对不起啊,茨木大人,妖狐大人。”
“别管他们了,反正结果好就行了吧。”舔了舔拿过樱饼的手指,觉伸了个懒腰,嘿嘿的笑了一下。“比起那个,萤草去给我泡茶吧,我要上次的花草茶。”
“你啊,真是的。”萤草叹了口气,站起身子,望了眼靠着酒吞在陪他喝酒的茨木,又看了看骚扰妖狐确认悬赏封印的大天狗,露出了无奈却又欣慰的笑容。“还真是败给他们了。”
+♥+:;;;:+♥+:;;;:+♥+:;;;:+♥+:;;;:+♥+

后记:前一篇的后续,是从大天狗和妖狐交往之前,到二人交往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的故事。
OOC到没法看请见谅,我这么努力了,求出茨木!!

评论

热度(51)

©☆樱都雾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