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都雾雨☆

※严禁任何形式转载,包括LF内部※
♥每天坐在台阶上,等待真琴到来的喵星人♥
请叫我☆雪走☆
红旗♥司狼神威&皇昴流♥
大天使橘真琴♥女神娜美♥吾王鲁鲁修♥男神坂田银时♥俺嫁黑子哲也♥辛贾♥亚连.沃克真爱♥米迦是我的天使♥我要做会长的制作人♥

#阴阳师##酒茨##狗崽#各享其福

前言:重修了一遍这文,五千加到七千…………

御魂十向来是凶险十足之地,茨木童子曾经不敢一个人独闯,但自从晴明召唤了大天狗,他们寮刷魂十的次数明显增多了,茨木童子的负担也减小了不少。因此,虽然嘴上每次都抱怨“不能跟挚友组队”,但茨木心里明白,队伍里有那个被戏称为“滚筒洗衣机”的家伙在,他的愿望便能很快实现。

 

那一日,照例魂十副本刷下来,看着手舞足蹈捧着御魂嘿嘿笑的茨木,大天狗终究忍不住了,开口抱怨道:“你这样每天兴致勃勃的跟我刷本,让我的处境很微妙啊。”
“啊,你说啥?”已经被兴奋冲昏了头脑,那方面单纯的跟个孩子一样的茨木根本听不进大天狗的抱怨,虽然眼睛转向了声音的来源,但根本没聚焦,这让想继续说些什么的大天狗无奈至极,二话不说的放弃了抱怨的念头。
“当我没说。”不想跟带着恶心表情兴奋不已的茨木多说半句,大天狗丢下嘿嘿傻笑的他,转身来到带队的神乐身边,一边瞄了眼她手中钱袋,一边别有深意的问道:“今天收获怎么样?”
“如果你说金币的话,应该已经差不多了,要去商店吗?”虽然是询问,但神乐并未等大天狗回答,一边递出手中的钱袋,一边继续说道:“晴明在商店蹲了三天,刚才来消息说有六星的镇墓兽了,这次可千万别失手了哦。”
“就算你这么说……”大天狗无奈的叹了口气。虽然自己是平安京中叱咤风云的大妖怪,但真的拼起运气来,到底有几分把握就……正这样想着,他的耳边传来了不合时宜的嘿嘿傻笑声,大天狗眼前一亮,嘴角不自觉的扬了起来,此刻的他已经有了个绝妙的计划。

酒吞童子看到的画面,是兴致勃勃的大天狗抓着茨木的独臂,兴高采烈的向商店方向跑去的样子。不只是他,当时寮中庭院里的人都看到了,不过对这件事上了心的,看起来只有酒吞一个人。他紧紧盯着两人的背影消失,然后怄气的喝了两大碗酒,心中不免对茨木摆出同样开心的嘴脸表示不满。要知道,那个曾跟在自己身后不离不弃的小跟屁虫,明明总对自己痴迷红叶一事指手画脚,现在认识了装模做样的伪神,就见异思迁的跟着他跑了,想来实在让人生气。
其实,看到那幅画面,心理有了芥蒂的不止酒吞一人。就在刚刚,接替了姑获鸟位置,正在查看悬赏封印的妖狐,也因刚才那样的场面而暗自神伤。只是,不比大妖怪有实力且有权利心生不爽,实力稍弱的SR妖怪,即使看到不想看的场景,也终究没有冤气发作,作为寮中显而易见的吃闲饭的,妖狐只能默默地叹着气。其实,本寮的晴明还是很喜欢他的。无论是新衣服还是好御魂,能给妖狐的晴明很少吝啬,但是自己不争气,妖狐也怪不叫别人,那样不比别寮兄弟强的事实,他比谁都清楚。
“哎,我还真是没用。”搜索了一遍悬赏封印后,看着一排可怜的一星任务,妖狐不免丧气的垂下了耳朵。想一想自己这些天都干了什么,请僵尸妹妹吃饭时被哥哥们打扰了,给小山兔送花时被青蛙踹了,难得趁鲤鱼妹妹一个人时跟她分享金平糖,却好死不死的被河童发现,二话不说的砸了个水球过来,最后还被找换洗衣服的姑姑笑话了,自己真是个倒霉透顶的笨蛋狐狸呢。
“你在发什么呆。”正在妖狐细数这些天自己悲惨可怜的遭遇时,身后的声音吓了他一跳,等他转回身后,大天狗满眼疑惑的表情映入了他的眼帘。“啊,糟糕”妖狐心中暗道不妙,确认了悬赏封印的内容后还没上报,该不会劳烦到大天狗来询问情况吧,自己还真是无可救药的没用。
“那个…就是…还…”妖狐心中厌恶自己,嘴上却找不到接话的词,应该快点呈报悬赏封印内容的,但是支支吾吾的就是说不出来,整个脸在大天狗的注视下憋得涨红。

“你啊,哎。”大天狗轻轻叹了口气,不等妖狐在说什么,一把扛起他便向寮舍走去,还不忘招呼跟座敷童子他们玩耍的萤草来代替妖狐确认封印内容。
“那个…大天狗大人…”被大天狗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不知他的目的为何,妖狐没敢挣扎,任由他扛着自己进了房间,只是在确认目的时怯生生的问了一句:“找小生有何事吗?”
“那个啊……”大天狗听妖狐这样问,稍稍停了一下,十分温柔的将他放到地板上,整个身子覆了上去。“今天我很努力,所以想得到奖励。”
“咦?奖励…”大天狗的发言令妖狐一愣,而那近在咫尺的美颜却让他心慌意乱,妖狐愣愣的眨了眨眼睛,满脸通红的问道:“那个不应该是晴明大人给您吗?”
“晴明?”大天狗闻言一愣,可是很快的便露出别有深意的坏笑,他一边将手伸入妖狐的衣服下摆,挑逗性的在他腿间游走,一边贴近妖狐的耳侧,带着调戏的坏笑声问道:“意思是我对晴明这个样子也可以?” 
“咦…那个…不…不是…”妖狐此刻完全无法思考了,甚至连阻止大天狗继续行动都忘记了,他的脑中闪过大天狗的笑容,竟突然想起了很久远的过往。那是大天狗还没来到寮里的事情,为了筹备妖狐的成长,晴明费劲了心机。那个时候,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这样的大妖怪,都只能为妖狐的成长服务。在买了新的礼服给妖狐之时,晴明摸着妖狐的头向他保证,他一定会成为整个阴阳寮中最厉害的孩子,比那些SSR们都要厉害。然而,就在一切准备就绪,妖狐离最强仅有一步之遥时,大天狗回应了晴明的召唤,从召唤阵中翩然而至,给晴明原定的计划掀起了轩然大波。那个时候的晴明本想继续原本的方案,但妖狐知道,大天狗的成长比自己重要,虽然晴明承诺过自己会比任何SSR都厉害,但作为妖怪的妖狐清楚,SSR与SR之间,永远存在着一个S的差别。因此,妖狐主动提出来暂缓自己的成长,无论是留给妖狐的针女,还是用来升星的白蛋蛋,全在那一刻决定给了大天狗。然后,大天狗急速的成长,妖狐却依然是那只妖狐,搭讪小姐姐会被阻挠,带狗粮刷本也打不出暴击的小妖狐。“啊,还是那么可悲的自己”正在妖狐从回忆中稍稍苏醒的瞬间,感叹自己的无能的同时,身上游走的触感令他整个妖清醒起来,突然意识到大天狗还在自己身上。
“不是就好。”大天狗对妖狐的回答很满意,听到晴明名字的瞬间释放出纳咄咄逼人的妖气也柔和了许多。此刻妖狐才明白,想起过往的因由是对现实的恐惧,因为他很清楚,刚刚让大妖生气了。“那是回光返照啊”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妖狐听到了大天狗接下来的话语。“这种事,除了你之外,我可是不打算对其他人做哦。”那是如糖似蜜的情话,伴随着落在耳侧的轻吻,让妖狐整个身子都绷紧了,他不敢相信那些话出自大天狗之口,因为在此之前,他从来未正眼看过自己,也绝对不会想正眼看自己一下才对。

其实,妖狐并不明白,对于大妖怪而言,他们对力量的执着远远高于他的想象,游戏人间的妖狐想要的是完美的艺术品,但是大妖怪想要的,却是支配一切的权利。因此,在获得力量的过程中,大妖怪从不怠惰,他们总是追究这力量的源头,并想将他占为己有。大天狗也是如此,在刚刚回应晴明的召唤之时,他清楚自己有多弱小,顶着SSR的头衔,却连R的力量也达不到,那个时候的他没有权利炫耀自己的强大。然而,仅仅没过多久,他便能配的上SSR的名号,这跟他的天资与SSR的力量觉醒没多大关系,真正奠定了他成长之路的,是来自于别人的牺牲。为大妖怪牺牲并不算愚蠢,也不值得感激,但对大天狗来说,他无法忽视这牺牲,也不愿意忽视这牺牲。因此,当他知道为他牺牲之人是谁那一刻,他便在心中发誓,要将他赐予的强大原封不动的归还于他,并让他成为自己生命中唯一执着的存在。

 

 “那么,作为交换,你来发誓,能对你做出这种事的,能见到你这样姿态的,只能是我一个人。”不管妖狐心中在想什么,也不管大天狗的誓言如何。此刻融化在大天狗的柔情中,妖狐那一脸魅惑的神情令号称“神”的天狗也招架不住。他不得不深吸口气,抬起妖狐的脸颊,紧盯着那双美丽的眸子,用半是命令,半是请求的奇妙心态强迫妖狐给予他绝对的承诺。
然而,此刻的妖狐已经完全沉浸在大天狗的妖气中,心思荡漾的无法再做出任何承诺,他凝视着大天狗的容颜半秒,便毫无预兆的扑了上去,将柔软的嘴唇贴上了唇形完美的那张嘴。
“真拿你没办法。”大天狗在心中叹了口气,温柔的回应了妖狐的亲吻,但在心中有些后悔,不应该赌气跟酒吞斗酒。

就在刚才,大天狗从商店回来,这次运气不错,他想着顺势就告个白,但事不凑巧的跟酒吞碰了个正着。其实,酒吞是故意等着大天狗的,倒不是故意找他麻烦,只是想做个试验。其实,酒吞童子妖葫芦里的酒不是凡酒,当然也不是增长妖力的妖酒那么简单。不知道从谁那弄来的配方,现在酒吞葫芦里是那种能激发暗恋自己之人情欲之酒。如果饮酒者跟暗恋自己的人私处,妖酒的魅性便会引诱对方,让对方主动献身,最后成就好事。酒吞用这东西,不知骗了多少次口是心非的茨木与自己共眠,但到现在仍然只能听对方喊自己“挚友”,心中本就憋着气。偏赶上大天狗来了以后,酒吞这就酒效减退了不少,要是能跟大天狗下本,即使酒吞用酒都引不起茨木情欲,这样他十分闹混。所以,在看到两人亲亲我我手牵手的画面后,酒吞不服,非要大天狗跟他同饮,试试看谁能和茨木的胃口。其实,两个人心里都清楚,如果茨木真选了大天狗,晴明估计就无家可归了,但大天狗知道那不可能,为了免去酒吞的戒心,便二话不说的饮了妖酒。结果可想而知,茨木之所以不被酒气迷惑,只因他心中有愿未了,但今天刚好了了心愿,怎还敌得过酒吞的妖力魅惑,那是一个干柴烈火,差点在大天狗面前就点起来。好在大天狗早就有准备,怕长针眼的他一个风卷,带着针女的暴击将两个人吹上了天,想着都是SSR也伤不到哪里去,就没管那可能在外面野战伤别家孩子纯洁的心灵两个恬不知耻的家伙,按照原定计划打算向妖狐表白了。

那么大的骚动就发生在中庭,但对着悬赏封印自我消沉的妖狐却全然不知,在错过了那夹杂着香艳、恐怖与诡异的画面的同时,他自然不会知道,自己的情绪会被那催情的妖酒影响,暴露了自己隐藏至深的暗许之情。
“剩下的还是等你清醒了再说吧。”漫长而充满情色的舌吻结束后,大天狗一点也不感谢酒吞的弄拙成巧,但坚持大妖怪尊严为重的正人君子,对送到嘴边的美味无动于衷,无论是作为大妖还是作为男性,都实在太暴殄天物。所以他决定,要像某个笨蛋大蛇之子一样,做个先上车,再补票的好男人。

 

第二日清晨,在毫不自知的情况下被妖酒控制的两个人,在恢复神智后对自己的处境都大吃一惊。其中,茨木从未想过自己能做酒吞的恋人,因此在挚友需要的时候满足他的需求,便是自己最大的满足,所以他从不在乎在挚友面前露出丑态,就算是主动示爱也能心安理得。但这次,他不得不为自己的失态而动摇,不仅在

辉夜姬小姐的竹林里厮混,压垮的竹子和满地的狼藉更是让人无比在意。不过比起那些,挚友的宝贝还在自己体内,眼前却站着脸色铁青的辉夜姬小姐,那摆好的送他们去幻境的姿势,分明在告诉他们,怎么道歉可能都没用的事实。现在茨木有点慌了,第一次开始想要反省下自己的胡作非为。

另一方面,妖狐的处境也没好到哪里去。全身上下都呈现出纵欲过度的疲累感,第一次到完全爬不起来的程度。体内的感觉十分陌生,稍稍用力就用什么顺着腿侧流下来,他已经很清楚现在自己的处境了。不过,即使他不清楚,身侧睡着的人也令他不得不去想清楚,那个拥有精致脸庞的SSR大妖怪,正用哪温暖的羽翼包裹住两人,睡得十分安静。
“是我袭击了他啊!”妖狐思绪混乱极了。他清楚的记得,自己搂上大天狗的脖子、亲吻他、贴近他,用腹部蹭着他的股间,将他的头按向自己的胸前……嗯,如果说还有什么,应该是自己骑在他身上,把那个送进……“嗯,我该怎么办……”妖狐无声的呻吟起来,怎么想都是自己霸王硬上弓的,现在道歉可能也来不及了。此刻的妖狐脑内很混乱,所以他完全没发现,如果对方不同意,他这个尚处于SR小弱鸡阶段的家伙,究竟要怎样压倒大妖,并成功对其为所欲为。
“你醒了?”被捂着脸无声呻吟的妖狐惊动了,大天狗睁开睡眼,对抓着自己翅膀,不让他看脸的妖狐搭话道。
“昨天晚上……”妖狐窃窃的开了口,但道歉的话却卡在喉咙里发不出来。“为什么自己要道歉。”妖狐在心中挣扎。“自己只是做了一直想做的事情,即使强迫了对方,他也不会后悔,为不后悔的事情道歉,本身就是一种卑鄙。因此,比起用道歉这种想要蒙混过关的心态处理问题,还不如好好把感情说出来。就算得不到对方的原谅,终究有了一个结果。到那时,他便再无遗憾,即使去返魂也能安然面对。晴明并未花费太多的精力给自己,用自己的返魂来获取大妖怪的谅解,无论对晴明而言,亦或是对大天狗,再或者对自己都将是种解脱。所以,比起道歉,一定要传达这心情。”如此想着,妖狐咬了咬牙,狠狠地抓紧了大天狗的翅膀,躲在后面大声道:“虽然您可能觉得很恶心,但是小生是不会道歉的。小生喜欢大天狗大人,所以对昨晚的事情并不后悔。也许小生的行为触怒了大天狗大人,等一会便会去晴明那里领罪,小生已经做好了返魂的准备,为了平息大天狗大人的怒气,小生……”还没等妖狐把话说完,他手中大天狗的翅膀便突然间消失了,猝不及防的变故让妖狐全身僵硬,手中紧攥着的大天狗羽毛显得格外扎眼。
“还真是会自说自话的笨狐狸。”大天狗突然抽走翅膀的行动令他损失了几根羽毛,稍稍有些吃痛的他皱了皱眉,二话不说的将妖狐拉近身侧,在对方还未反抗之前摸上他的屁股,在狐狸尾巴处狠狠一揪,扯下一撮狐狸毛。这行动太快令人猝不及防,即使速度是S的妖狐也没能反应,凭借破势速度加成的大天狗洋洋得意,将吃疼后眼角挂泪的妖狐那委屈的表情一览无遗。“这是礼尚往来哦。”在妖狐面前秀了秀狐狸尾毛,天狗扬起了嘴角,云淡风轻的开口道。“昨天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我们都别再追究了。只不过,有两件事你必须答应我。”
“什…什么?”大天狗那轻描淡写的态度让妖狐五味杂陈。他话中不再追究的意思,除表示昨晚袭击他的行动都不作数外,连今早的告白也悉数作废,这比起他跳脚骂妖狐,拉着他去返魂台更让人心情沉重。
然而,不知道妖狐内心的纠结矛盾,大天狗自顾自的再次开口。“第一,昨天那种样子,除了我之外,绝对不能让第二个人看到。”一边说着,大天狗抓住妖狐的手,将他整个人放平,自己的身子压了上去。“第二,绝对别想离开我。”将头凑近妖狐的耳朵,大天狗邪魅的一笑。“如果你答应,跟你交往也可以。但是你不答应的话…”说着,大天狗用另一只手卡住妖狐的脖子。“别说返魂那么轻松的话,我会亲自结束你的生命,连你的灵魂一起吞入腹中的哦。”

突然间,妖狐周身一阵恶寒,大天狗周围的妖气凶恶无比,明明是在微笑,但那卡住脖子的手却在收紧力道,而直到这一刻,妖狐才突然想起,昨日最先挑起事端的,就是眼前这只伪神的大妖怪。
“我知道了。”妖狐心中纠结的情绪一扫而空,他凝视着大天狗的眼眸,露出了痴迷的笑容。如果说还有谁能让他如此疯狂,除了眼前的人他想不到第二个。他将手附上大天狗的手,用沉迷其中的痴笑回答:“那么,大天狗大人,请您也要答应我一件事。如果哪一日,您不再需要小生,到那时,请您务必如刚才所言,将小生吞入腹中,成为您的一部分。如果您答应,那小生便是您的,永远都仅是您的。”
“你放心,绝对不负所望。”如此回答,大天狗低下头,吻上了妖狐那精致的美丽嘴唇。
“哦,对了。”交换了誓约之吻后,大天狗在先上车后买票得逞之际,从身旁的衣服口袋里掏出了一样东西交给妖狐。“昨天副本刷到暴击轮入道的那小子运气不是盖的,带他去商店还真抽到暴伤镇墓兽了,晴明当时可乐坏了。怎么样,开心吗?”
“昨天您拉着茨木大人就是去买这个?”妖狐看着心心念念的镇墓兽就在自己手中,内心不免激动不已。
“嗯,那小子六号位的手气真不错,之前唠叨给挚友打轮入道,昨天就出了。”一边说着,大天狗想起昨天茨木的好笑嘴脸,不仅露出厌恶的表情。不过,此刻的妖狐却听不进他口中的话,紧紧抱着镇墓兽的他笑得合不拢嘴,虽然表情跟昨天的茨木如出一辙,但在大天狗眼中却有着天壤之别。“真是败给你了。”大天狗宠溺的笑了笑,在妖狐的眼角落下轻轻的吻。“之后的我也会全部送给你,所以快点成长吧,我很期待哦。”
“嗯。”妖狐嘿嘿的笑着回答,同样期待着与大天狗并肩而行的那一日。

 

那一日的早餐时非常热闹,辉夜姬小姐阴沉的脸色与酒吞童子脸上新添的伤痕,令坐在身侧的茨木童子惴惴不安。相对的,斜对面坐着的新晋笨蛋情侣,此刻周围却呈现出全然不同的气氛。满脸幸福笑容的妖狐那从不离身的狐扇下摆,此刻正挂着天狗黑羽制成的吊饰,这正与天狗羽扇下蓬松柔软的狐狸毛吊坠相映成趣,彰显着二人已经修成正果的事实。
“有点可怜呢。”看了眼明显还得奋斗的酒吞,晴明喝了口早餐的味增汤,姑获鸟自告奋勇煮出来的红豆饭刺痛了酒吞的心,此刻他正郁闷的自斟自酌。
“啊,对了。”被萦绕在早餐上诡异奇妙的氛围压的喘不过气,茨木瞥见妖狐已经带起来的镇墓兽,突然想到能让挚友开心的事情,慌忙从口袋中掏出了战利品。“这个轮入道的属性非常好,有了这个就能跟挚友一起战斗了,好期待今天跟挚友一起行动,又能看到挚友战斗的英姿了。”
“这个是?”查看了下轮入道的属性,简直就是为自己量身打造的一般,想到昨天格外兴奋的茨木,酒吞发现到自己干醋吃的有点亏。不过,充分感受到茨木的情谊,即使恋情还要不知多久才能开花,但此刻酒吞的心情却意外的好转了。
“真是谢谢你啦,那么,现在就帮我带上吧。”拉过茨木的手腕,使他靠向自己,酒吞用有些情色的抚摸方式扶去了茨木耳侧的发,意味深长的呢喃着。“用你喜欢的方式。”
“别教坏小朋友,早上的教训还不够嘛!”一手带大酒吞和茨木的姑获鸟将托盘砸在酒吞头上,虽然现在大妖们成长的都很强大,但就气场而言,谁也比不过寮里的姑获鸟与雪女。因此,即使叱咤风云的酒吞童子,在被姑姑教训后也不得不息事宁人,乖乖的听姑姑的训诫。“你们啊,也快点让姑姑准备红豆饭吧,真是不成熟。”知道酒吞和茨木现状的姑获鸟语重心长的叹了口气,而她这声抱怨说出了全场人员一致的心声,这其中也包括酒吞童子。

就这样,晴明的阴阳寮中又迎来了全新的一天,大天狗与妖狐的幸福生活就此拉开了帷幕。相对的,酒吞童子何时能补到迟买的车票,这却是一个谁都说不准的事情。

❤❤❤❤❤❤❤❤❤❤❤❤❤❤❤❤❤❤❤❤❤❤❤

后记:真没想到五千字能修改到七千字这么多………………我也是真能啰嗦呢。捂脸!!!

评论(1)

热度(79)

©☆樱都雾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