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都雾雨☆

※严禁任何形式转载,包括LF内部※
♥每天坐在台阶上,等待真琴到来的喵星人♥
请叫我☆雪走☆
红旗♥司狼神威&皇昴流♥
大天使橘真琴♥女神娜美♥吾王鲁鲁修♥男神坂田银时♥俺嫁黑子哲也♥辛贾♥亚连.沃克真爱♥米迦是我的天使♥我要做会长的制作人♥

#琅琊榜##蔺苏#再生为人3

前言:之前写的竟然丢了……不是我的错,捂脸。

#再生为人#3写了很久,终于写完了QwQ

庭生再次见到飞流,已经是他二十岁的时候,早年掖幽庭的卑微罪奴已经屡获战功,成为威名震震的郡王。然而,当飞流不请自来,站在庭生书房的窗户旁,庭生却仿佛回到了几年前,眉开眼笑的扑了过去。

“飞流哥哥,苏先生来了。”双手紧握窗棱,探出身子的庭生两眼放光,着实把侵入的飞流吓了一跳。

“嗯,来。”岁月将眼前的男子雕琢的更有气势,但是那少言寡语的个性却未减分毫,飞流丢下两个字,转身便走,庭生已然明白他的意思,没有通知任何人,便默默的跟在其身后,悄悄的离开了郡王府。

庭生得知梅长苏没死是在一年前,年满十九岁的他终于如愿为国效力,第一次踏上北境的战场。面对强势的敌人毫不退缩的祈王后人不愧林氏血脉,仅一役便震了军威,挫败敌方大将,将近几年跟蒙挚学来的本事,系数用在了战场上。自此一役,庭生被封了郡王,随后便迫不及待的南下江左,想把这些年的成长说于先师,再例行拜祭一下。

然而,与往年不同,今年江左盟并未派人接应,不过庭生驾轻就熟,自个就摸上了琅琊山。

“庭生少爷?”黎刚忙晕了头,待撞上眼前之人后才恍然大悟,刚开始对不上焦的眼睛看清了来人,竟喜出望外的一把抓住了对方的肩膀。

听闻庭生上战场时,梅长苏便暗中派了人手盯着,战事吃紧那几天,他几乎不眠不休,差点住到琅琊阁的鸽笼外面去。直到大局已定,一口气松下来的江左盟宗主一下子就病倒了。

其实,本来这火寒毒便去不了根,虽然用冰续草保了命,回了气力,但是火寒毒还是时不时的复发,表症也十分凶险,不是蔺晨保着,药王谷供着,换做旁人,早死个十来回了。

然而这次不一样,不仅是火寒毒,连冰续草的毒也发作了,梅长苏体内那三足鼎立的气势,折腾的本人没了精神,自从病倒就没清醒过。蔺晨翻遍了琅琊书库,也没个办法,最后倒是在禁书区看到了好方子。

那是冰续草医治火寒毒的疗法后续,讲的仍然是丢了道义的贪生之徒。他的医师为其治疗后一切状况良好,可是过了几年这火寒冰之毒便又复发,来势汹汹无人可挡。就在大家束手无策的时候,病人的儿子听闻亲人之血入药可治病,便求着医师以血入药,救救他爹。医师用历来医疗火寒症之药为基础,借由亲子之血为引,总算救了那人一命。蔺晨不在乎医师感叹那身中火寒毒之人是否好命,反正只要能救梅长苏就行。随后他打听了下庭生的动向,便打算找人去请这梅长苏一生中最亲的亲人过来。

“我。”飞流知道梅长苏病的很重,如果是去金陵找庭生,他有把握速去速回。但是蔺晨知道,飞流说不清楚,便不管他同不同意,找了甄平,跟他一同前往。

可是飞流刚起程一日,庭生便上了琅琊阁,整个江左都在为梅长苏的病担忧忙碌,竟没及时注意轻车简从的新任郡王已经到了眼皮子底下。

“少阁主,少阁主,你在哪?”拉着庭生的黎刚异常兴奋,刚刚要打盹的蔺晨听着心烦。

“吵吵什么,烦不烦。”蔺晨挑帘从里屋出来,看到庭生的瞬间顿了一下。“飞流回来了?”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蔺晨脑子没动,话就出口了。

“不是,我是在山脚下逮住的。”黎刚兴奋的晕了头,搁着平时早就被蔺晨揶揄“你这是逮兔子呢”。然而此刻分秒必争,蔺晨没空搭理黎刚,他一个箭步窜上去,二话不说直奔主题。“别吃惊,跟我来。”一把抓住这救命稻草,蔺晨将其拉近里屋,这令庭生不得不在电光火石间思考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待他看清床塌上之人,一切的言语已然没有必要,庭生倒吸口气,眼泪差点掉下来。

“愿意为他出份力吗?”虽然眼前之人气若游丝,但是绝对是那个自己以为死了几年的恩师,庭生轻轻握了握拳,眼神坚毅的点点头。

治疗过程并不复杂,也没有损伤庭生多少元气,只是为啥非得是他的血,没人说,他也不问。精血入了药,刚服用了两次,梅长苏的病症和脉相便都平稳了下来。蔺晨见方子有效,便顺便多讨了点血,给梅长苏做了药丸,备着以后再用。

比起琅琊阁合着江左盟一起鸡飞狗跳来,庭生的撼动来自于心里,一直认为死了的人还活着,他不知该惊还是该喜,脑子里不断重复着一个念头,他想快点回金陵,把事情告诉给父王知道。

“别做多余的事。”蔺晨的突然到访是庭生始料不及的,想来他跟这位妙手回春的江湖郎中也没什么往来,自他到达以来,蔺晨都在忙着梅长苏的病情,甚至连像样的整话都没跟庭生解释半句。庭生也很懂事,没敢多问什么,便照着大家的指示行事,都是恩师的亲随,说的话自然不会错。所以,交点甚少的二人之间本来也无话可谈,可是仿佛窥到了自己的想法,蔺晨今夜提酒而至,开门见山的丢下这句话。

“可是……”庭生很奇怪自己竟懂眼前之人的意思,只是父王听闻必定大喜,庭生不知蔺晨为何阻挠。

“林氏无存,萧家的天下也容不得梅长苏,知了徒增记挂,也终究是生死不见,说了又能如何。”蔺晨将酒斟满,推至庭生面前。“你所见,已然是一场梦,醒了就忘了吧。”

“先生的意思我明白。”庭生凝思片刻,抓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只是这酒香醉人,可容得在下复梦一游?”

“清醒着便不可,若是醉了,故人能否入梦,便是魂之所愿了。”蔺晨感叹庭生聪慧,想来继承了他林家的头脑,又不失父辈的洒脱,真是值得期许的栋梁。

“还需几日?”庭生为蔺晨斟酒,对方举杯一饮而尽,末了轻叹一声,望向庭生的眼睛。“不好说,这是第一次,无法拿捏,何况他现在情况还未稳定。”

“劳烦先生了。”庭生本想继续斟酒,却迎上了蔺晨严厉的目光,想来自己仿佛才是局外人,庭生迟疑了一下,聪明的转移了话题。“说来我一直没看到飞流哥哥,他最近可好?”

“他去了金陵,想来是要扑空了。”蔺晨也没揪着庭生失言之事不放,跟孩子较真太难看,更何况那个病秧子若是知道,指不定又要抱怨什么,所以蔺晨也跟着话头,谈起了旁事。

“去金陵?”庭生好奇。

“无妨,喝酒。”蔺晨强制终止了话题,飞流为何去金陵,为何非庭生的血不行,他不会告诉他,不能告诉他,也无需告诉他。

庭生也不在意,琅琊阁秘密千万,岂是他庭生能窥探一二的,他只要知道,他能有助于恩师,这便足以。

那一夜,两人喝的尽兴,可终究抵不过醉意,最终双双昏睡过去,待到天明有人砸门,才头痛欲裂的悠悠转醒,可还没等蔺晨发脾气,黎刚的大脸已经贴了过来。“宗主醒了!宗主醒了!”

被这粗汉子惊醒好梦,又偏逢酒后头痛,蔺晨也没多话,一巴掌打过去后,才反应过来黎刚话中的意思。

“醒了?”愣愣的眨了眨眼,蔺晨好容易明白状况,可当他反应过来,身体已经在冲去梅长苏卧房的路上了。

心急火燎的推开梅长苏的房门,此刻的他正精神抖擞的坐在榻上,晏大夫把脉时啧啧称奇,这脉相平稳的跟正常人一样,一点没有前几日命悬一线的迹象。

“你可还舍得醒过来。”深吸口气平稳了下心神,蔺晨那永远没有句中听话的嘴里不饶人的揶揄道。

“有您蔺阁主在,我又怎么舍得不醒。”梅长苏低眉浅笑,那冲进来时的焦灼和喜悦他都看在眼里,这有些辛辣的言辞也道尽了眼前之人的担忧,他自不会责怪他从没一句软话,因为他触摸得到他柔软的心。

“说来我有件事要跟你说。”明白梅长苏浅笑中的心思,蔺晨预估此时应该惹不到这位大爷,便顺水推舟,让开了一条路。“实话说,就是……”

接下来无需言语,蔺晨要谈论之人已经进来了。看到庭生的瞬间,梅长苏是有气的,他本想狠狠瞪蔺晨一眼,可想到近几日全无知觉的自己,便也没了责怪的理由,心中暗暗叹气,想着收帐可来日方长,所以现下他给足了蔺晨面子,没有马上变脸色。

“我知道老师要说什么。”庭生也是极会察言观色的,虽然梅长苏装的很好,他却还是知道现下的情形,便先于恩师开口,想尽量消减恩师的不满。“恩师既不想说,父皇自然不会知道,出了琅琊山,庭生便仅是为故人扫了墓而已。”

“你成长了。”梅长苏并不惊讶,庭生有祁王兄的睿智与从容,这是他早便知道的,蔺晨竟然让他见了,也一定叮嘱过了,现下他如此名理,实在令他心安。“我想跟庭生单独聊聊,可好?”梅长苏看着晏大夫,可他这问却是投给蔺晨的。对方心领神会,也不多言,转身便出了卧房。

直到此刻,梅长苏还活着的感觉才真实起来,蔺晨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他爱闹腾的毛病便开始犯了,此刻没有飞流打趣,便拿些下人打发无聊,沉寂了近一个月的琅琊阁瞬时又鸡飞狗跳起来。

梅长苏跟庭生聊了什么,蔺晨不想知道,那个家国天下的大才子总不会说些家长里短,这个峥嵘初启的新郡王也不会谈着儿女情长,蔺晨猜得到谈话内容,自然不愿意听。对于他来说,跟萧家江山有关的事情,除了琅琊阁的收录外,他才懒得理。

那一日谈话到了晚饭才做了结,第二日庭生便起程回了金陵,梅长苏很是好奇,蔺晨竟什么都没问,可是他懂他,问了便要生气,所以他很久都没问过了。

“只有庭生,是你让我见的。”庭生走后的卧房中只剩蔺晨和梅长苏,总要安抚这闹脾气的人,梅长苏无奈叹道。

“若不是只能是他,打死我也不愿你们见面。”蔺晨话说的生硬,可是细品,却又有些许无奈。

“我还在这,你要一直如此生硬待我?”梅长苏直视着蔺晨,虽然自己一直浑浑噩噩,可是他并不糊涂,他知道自己当时的凶险,也对这个比自己还了解的男人看的透彻,他知道,蔺晨呛人的言辞充分证明了他心中的害怕与恐慌。

“如果再有下一次,即使追到地狱,我也跟你没完。”蔺晨终究敌不过梅长苏,他回望对方明亮的双眸,既为前几日惊心,又对这眼中的神采安心,终究是软下心来。

“你啊,就不能把情话说的再浪漫一点吗?”梅长苏皱起眉头,这个通闻天下的琅琊阁主哪里都好,就是这不饶人的个性实在要不得。

“抱歉啊,我生来就不懂浪漫。”蔺晨也不示弱,只要开始斗嘴,势必要争个上风是他一贯的风格。

梅长苏深知此理,近来都懒得费神,便也不与他争,泰然的接了话头。“不会啊,这样正好。”一边说着,一边莞尔,虽然话中实有几份真意,可看在蔺晨眼中却总是觉得不对。

“飞流呢?”看出了蔺晨的质疑,却没给他发问的机会,还不知飞流赶往京城的梅长苏转移了话题。

“在回程的路上,本要他去金陵寻药引,现下扑了空,定很懊恼。”想到小飞流气呼呼的样子,蔺晨嘿嘿一笑,这若是让本人看见,定会越发气恼,心疼飞流的梅长苏知道,因此代还在回程路上的飞流轻敲了蔺晨的脑袋。

“我想他了。”不理被打疼的蔺晨的责怪,梅长苏转头望向房门,期待着多日未见的青年能早日归来。

“你可没说过想我啊。”蔺晨有些不高兴,这话中的醋意是越发浓厚。

“你不是在这嘛。”梅长苏莞尔。“所以也不用我想。”

“再得寸进尺,我可陪不了你一起疯。”蔺晨叹气,嘴上虽在强辩,心却早就败下阵来。

“不会,有你,我才敢疯。”那吃定了蔺晨的话语虽然可气,可是被如此认可的当事人却生不起气,谁让他是个嘴硬心软的好人,对方又偏偏是那才华横溢,不把任何人看在眼中的江左梅郎,他的信任可千金不换,他的称赞更是万金难求,蔺晨着了他的道,一开始便跑不掉了。

“哎,也罢,大病初愈,你再休息一下吧。”蔺晨这嘴上是讨不到好的,因此也不愿多辩,起身便走。

“你去哪?”梅长苏好奇的问。

“去看看你的药,晏大夫不在,我得时刻看着。”蔺晨没有回头,丢下这句话便出了内室,只留梅长苏一人忍俊不禁。

离开者不知之后会发生什么,因此无论是飞流回阁后难得的再次哭泣,还是梅长苏身边连着两个月的名医贴身护理,这些庭生全然不知。只是当他此次再见恩师,相较于一年前而言,现下对方的气色好了甚多。

“老师到金陵,怎不早于我知会,我好提前相迎。”庭生说着深鞠一躬,礼仪端正的向恩师拜礼。

“不必多礼,你已贵为郡王,当无需行此大礼。”梅长苏起身便去扶庭生,对方看这动作,慌忙起身相搀,反而将梅长苏扶至座位旁。

“老师是哪里的话,庭生就是庭生,还是那听您教诲的庭生。”

“京中之言可曾听闻。”梅长苏单刀直入,他这次来,目的也仅在于此,为此蔺晨跟他闹了一个星期别扭,直到现在还坐在外面生闷气。

“让老师费心了。”庭生听梅长苏如此发问,一下子便明白了老师此行含义,他微微一笑,眼中是血脉传承下来的风骨。“父皇知我,我亦知我,庭生便是庭生,一辈子也只会是庭生。”

“你有此想法,我便安心了,只愿你不愧先人,不辱血脉。”梅长苏欣慰,眼前的少年心思明达,想必不会做糊涂事。

“年后我便要去长林军,可能有些时日不能去拜会老师,但您若有需,天南海北都不必在意,告知我便是。”庭生感激老师,不止当年,还有今日,为自己想的周全,也知自己如知亲子。当然,他也感激蔺晨,救了老师,又亲陪恩师来这不愿再返之地。

“你便安心的去,不用挂记于我,只是你此去需当谨记,忠君意在爱国,这国又是以民为本,所以,凡事考虑周全,谨记民生民需,才是爱国忠君之途。”

“庭生明白。”再次受到老师教会,庭生再起身,又施一礼,梅长苏欣慰的点点头。

此刻,钟鼓楼敲响了三更钟鼓,梅长苏眺望了下月色,心里已然有数。“庭生,时候不早了,再不回去,郡王府可要闹起来了。”

“此别后,不知何日能再与老师见面,庭生必当谨记老师教诲,绝不辱抹先人威名,也不负恩师厚望。”庭生再次拜谢恩师,才依依不舍的离了梅长苏的居所,踏上回府之路。其实,即使梅长苏不来,他也从未做他想,听惯了祁王英姿,他便只想做那样的郡王,刚毅果敢,忠君爱民,所以不论别人说什么,他便是他,再不可能成为别人。

庭生走后,蔺晨才冷着脸进屋,梅长苏也没抬头,借着烛火看起书来。

“明日启程?”虽是疑问,却用了肯定的语气,蔺晨大咧咧坐到梅长苏身边,毫不顾忌的靠到他的身上。梅长苏轻轻皱了皱眉,不知是嫌弃他的话还是压上来的重量,可终究没有反驳或躲避,便任由他靠着。

“小灵峡怎么样?”看梅长苏没答,蔺晨开口问道。

“那佛光还没看够?”梅长苏一边翻书一边问道。

“看是看够了,可是它家山脚下的佛跳墙做的太棒,想着再去吃吃,反正飞流也是喜欢。”

“你啊,最近是不是胖了?”听到蔺晨张嘴闭嘴就是吃,还非得拐着他家飞流,梅长苏不乐意,开始挤兑蔺晨。

“嘿,别以为我不知道,嫌我带坏你家飞流啦,他不也愿意嘛,你都不拦着。”太了解梅长苏的蔺晨一想问题就出在这,也不含糊的把话顶了回去。

“飞流还是孩子,你可是大人了。”梅长苏不依不饶的合上书本,瞪着蔺晨的背影。

“别说孩子,早几年就满二十了,还是孩子呢,没见你这么护着的。”蔺晨叹口气,这孩子孩子的念叨着些许年了,梅长苏竟不觉得他家飞流都成了铁骨铮铮的男儿了。

“我家飞流懂事,我护着不行,难道还要被你欺负不成。”梅长苏说的认真,不认识飞流的大抵都会信了这话。

蔺晨闻言叹了口气,想来是辨不出理来,却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什么。“那家的桂花酿也甚为甘甜,琅琊阁收到消息,年后有几坛陈酿出土,不想尝尝?”

“若为这个,去也不错,比吃有价值。”梅长苏眼睛一亮,喜上心头,虽然病愈后仍不可多酌,但那桂花酿却可少饮几杯,梅长苏对酒无瘾,却是好品美酒之人,便不可错过这机缘。

蔺晨此刻没说话,梅长苏来了兴致,明日启程便就定了,虽然想揶揄两句,可怕坏了既定的行程,便就不在多言。

夜色清幽,虫鸣入耳,蔺晨却盼着这天早点亮,他们便可离了金陵,定再不入这多事之地。只是蔺晨看透了梅长苏,却有一点观不清,想不明,因此他不知道,他眼前这江左梅郎虽然好那桂花酿,可是愿意明日启程,却是仅为他蔺晨一人着想而已。

评论(1)

热度(28)

©☆樱都雾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