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都雾雨☆

※严禁任何形式转载,包括LF内部※
♥每天坐在台阶上,等待真琴到来的喵星人♥
请叫我☆雪走☆
红旗♥司狼神威&皇昴流♥
大天使橘真琴♥女神娜美♥吾王鲁鲁修♥男神坂田银时♥俺嫁黑子哲也♥辛贾♥亚连.沃克真爱♥米迦是我的天使♥我要做会长的制作人♥

#琅琊榜##蔺苏#再生为人2

前言:再生为人的后续……我不会起名……OOC注意……#纯情跟初恋一般#←什么鬼!!

以上,如果您能接受,欢迎阅读。

蔺晨一脸不高兴,令其不高兴的理由正伏案而书,气力回了七八成,死而复生的江左梅郎此时字迹又变了个模样。

“别看了,我又没写其他,只是调拨下京中的人手,不会再返朝堂的。”停下书写,梅长苏放下毛笔,轻轻拿起宣纸。“劳烦您家的信鸽了。”

“知道是我琅琊阁的信鸽,不知道还以为是你江左盟的呢。”蔺晨并非吝啬他的信鸽,只是不喜欢信鸽要飞去的地方。

“你要跟我算这个?”递出去的宣纸停在半空,梅长苏皱起眉头。

“怎么,不能算?”啪的一声收起折扇,蔺晨倒也严肃。

“你蔺少阁主也就这点能耐,还好意思算?”梅长苏也不示弱,言辞越加锋利。

“嘿,小没良心的,你……”蔺晨说着就要上前,却突然停住了脚步,只是,令他停住脚步的原因并非出自本意,而是源自于他眼前看到的一切。现在,在他眼前,梅长苏正一脸痛苦的捂着胸口。

“怎么?”蔺晨稍楞片刻,急忙赶了上前,可没等他把到对方的脉,手中就多了一张纸条。

“送了。”简短的两个字后,江左梅郎没说二话,得空从毫无防备的蔺晨身边溜走,待对方反应过来,梅长苏的身影已经闪过门口,消失无踪了。

“嘿,梅长苏!你把我当什么了!!”蔺晨跳脚大骂,已经走远的梅长苏轻扬嘴角。“飞流,苏哥哥给你报仇了,高不高兴。”

房檐之上,飞流纵身跃下,很快跟上了梅长苏的脚步。“嗯。”一边吃着甜瓜,飞流一脸得意的笑开了花,想来是很开心蔺晨吃鳖的表情。

梅长苏终究没有死,再返人间的他虽口念都听蔺晨的,可无论是江左盟,还是梅长苏的心,终究都还在那萧家的江山上。说好听的,这是骨子里的忠君情,但说句不好听的,在蔺晨眼里,他就是忘不掉与萧景琰的十几载情义。

“你操心我不反对,反正现在你有得是力气。”这话自然是反话,梅长苏也听得出,只是蔺晨终拗不过他,所以他有恃无恐。“我这不是操心,总要帮着他安稳安稳才是。”说的轻描淡写,大抵都是敷衍,听者不信,说者自然也不信。

“以前你病着我管不了,现在好了,我自然更管不了,收拾收拾回你阆洲吧,我这琅琊阁庙小,装不下家国天下的大才子。”蔺晨这话说的不假,陪他梅长苏趟一次朝局的浑水是为了他心愿,现在他精神了,他蔺晨可不想再趟第二次。

“你别来劲,我这不说了不管了,下面盯着就得了,这大梁的天下,现在也容不得我。”梅长苏话意虽然感伤,可是他表情却轻松自在,只是假意做出的嗔怪倒是有模有样。

“既然知道容不得,就别瞎折腾,这阵子我爹可捎信说要回来了,你准备准备,他一到咱们就出发。”

“你不撵我回阆洲了。”知道他说的是游山玩水的事,梅长苏故意提起前言,挑逗蔺少阁主的容忍力是他最喜欢做的事。

“嘿,你还来劲了,怎么,我撵你,你就走?”蔺晨说着挽起了胳膊,才不怕他这架势的梅长苏莞尔一笑。“那是自然,蔺少阁主的逐客令,苏某怎敢不听。”

“你要是这么听话,就别管萧景琰。”蔺晨气势汹汹,倒令梅长苏心中更乐。

“怎么?吃醋?”本是一句揶揄之言,但被问的人却在气头上,索性答的特别干脆。“对啊,怎么了?”可是这话一出口,蔺晨就后悔了,想着肯定又要受梅长苏的揶揄,懊恼失言的他不禁偷看了眼对方的表情,却被那猝不及防的画面弄楞了。

没有戏弄他时的志得意满,也没有假意厌恶的揶揄表情,此刻在蔺晨面前,那个权谋天下,镇赫四海的江左盟宗主十分难得的微红了双颊,一脸惊讶的看着他。

“你……那什么表情。”梅长苏的一反常态令蔺晨不知所措,难为情的蔺晨提高了声音,不自觉的别开了视线。

“还不是你说了多余的话。”梅长苏不禁责怪,轻声咳嗽了下来掩饰羞涩。

“你堂堂江左盟宗主,就没遇到过为你吃醋的?”蔺晨稳了稳心神,如往日一般调侃。这恢复如初的轻浮气,倒令梅长苏自在了不少。

“如您赫赫威名的,倒是真少见。”故意在赫赫威名上加重了力道,梅长苏算是对蔺晨的调侃做了回敬,二人间的气氛总算回复了正常。

就在蔺晨想要继续没意义的争吵时,报事钟在山间响起,蔺晨微微皱眉后站起身来。“总之你好好准备,这次出门是没有多余信鸽的,有什么要说的,走前交代清楚。”

“不就是游山玩水吗,别说的要跟所有人断绝消息一般。”梅长苏叹了口气,却迎上了蔺晨严肃的表情。“我是去玩,不想添堵。”丢下这句话,蔺晨转身离去。而直到那一身青衣消失于门前,梅长苏那聪明绝顶的头脑才解读出添堵与嫉妒间的等价关系。待他反应过来时,已经跟匆匆而走的那位一样,面红耳赤,不知所措。

评论(2)

热度(27)

©☆樱都雾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