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都雾雨☆

※严禁任何形式转载,包括LF内部※
♥每天坐在台阶上,等待真琴到来的喵星人♥
请叫我☆雪走☆
红旗♥司狼神威&皇昴流♥
大天使橘真琴♥女神娜美♥吾王鲁鲁修♥男神坂田银时♥俺嫁黑子哲也♥辛贾♥亚连.沃克真爱♥米迦是我的天使♥我要做会长的制作人♥

#终结的炽天使##优米#此去经年#优密欧×米丽叶#

前言:#弗→米#很明显,优一郎打了酱油。

弗里徳的感情我尽量弄得很模糊。如果OOC了,请不要抽我QwQ

米迦尔,百夜古堡的大少爷,百夜家中长子,世袭百夜家爵位。其出生在晚春时节,母亲对蔷薇科的植物尤为钟爱。米迦尔原本是家中独子,母亲在生他的时候弄坏了身体,因此他本应只做独子。然而,百夜家自古便是有名的仁善之家,特别是此代更是忠于行善,救助了不少孤子,百夜古堡不知何时竟成了小小的孤儿院。米迦尔最为年长,因此担负起照顾弟妹的责任,虽然是家中的正统继承人,又是名副其实的大少爷,但是他从来没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同,对待弟妹十分上心。米迦尔继承了百夜家的一颗仁心,这原本是再好不过的事情,然而,命运对这个天真而真挚的少年,却没有半分怜惜。

一场错误的邂逅,他亲自将百夜古堡推上了绝路,那刻骨铭心的杀戮,断送了少年所有的单纯。他亲手拯救的生命,如吸血鬼其名一般化成了他的梦魇,将他所有的幸福与家人,摧毁殆尽。

“你恨吗?”眯起的眼中闪过寒光,小小的他从未从任何人口中听过“恨”这个词。他不能明状心中这情愫,如果这快要撕裂他的悲伤与痛苦便是“恨”,他想这答案将是肯定的。

“你死了比较好吧!”吸血鬼弯起嘴角,那笑容并不狰狞,米迦尔却不知那种牵动心灵的感觉是什么。只不过他确定,吸血鬼的判断是正确的,他死了,绝对更幸福。

“你疯了吗?”克鲁鲁一把推开弗里徳。“你这样不是就没有意义了吗?”

“怎样都无所谓吧。”弗里徳莞尔一笑。“我也有判断失误的时候。”

“无论如何。”克鲁鲁抬眼看了下弗里徳。“我是不会袖手旁观的。”一边说着,克鲁鲁抱起气息微弱的米迦尔。“有些事不去做,就不知道结局。”

“你觉得他会感激你?”弗里徳面容有些狰狞。

“将他变成这样的你,无权质疑。”克鲁鲁划破自己的手指,将血滴入米迦尔的口中,只少少那么一点,便引起对方剧烈的痉挛。随着身体的颤动,米迦尔有了变化,血流不止的伤口已经不再流血,原本整齐的牙齿也悄悄变得锋利,而这其中,人类早已退化的犬齿,此刻越发锋利无比。

“雷斯特找你麻烦我可不管。”弗里徳冷冷的看着克鲁鲁,此刻对方也回望着他,突然嘴角微微上扬。

“你求情让他活下来的时候,上位最终也没说不,现在他活着,只是应了你的心愿而已。”

“早知如此……”弗里徳咬牙切齿,可瞥见那已经安静下来,沉沉入睡的娇小身影,却终究没吐出欲言又止的后半句。

米迦尔醒来的时候,古堡已经和往日并无二样,非要说有什么差别,除了空荡的城堡内只有他一人这件事。

米迦尔静静的坐起身,看着窗外阳光依旧的庭院,竟然连哭泣都无法做到。

“你的未来只能是吸血鬼,无论你是否吸血。”他想起还无法自由活动时克鲁鲁对他说的话。虽然对方救了自己的命,然而他并不感激,不过也不怨恨。恨这种事,太痛苦,他想只给一人就好。

从那一天开始,米迦尔不再外出,曾经最喜欢的集市成了他最畏惧的场所。这不是因为他嗜血的冲动,而是他无法再与人接触。那些笑脸会在瞬间狰狞,无论是设计陷害,还是被他牵连,终究会拉扯他们的灵魂,坠入万劫不复。

“一直如此不好吗?”弗里徳哀婉叹息,虽然他眼中并无怜悯。“和吸血鬼扯上关系,你受得苦都忘了吗?”眼神中充满狰狞,凝视着的屏幕上,映出的正是一脸笑容,听着优一郎讲话的米迦尔。

评论(2)

热度(26)

©☆樱都雾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