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都雾雨☆

※严禁任何形式转载,包括LF内部※
♥每天坐在台阶上,等待真琴到来的喵星人♥
请叫我☆雪走☆
红旗♥司狼神威&皇昴流♥
大天使橘真琴♥女神娜美♥吾王鲁鲁修♥男神坂田银时♥俺嫁黑子哲也♥辛贾♥亚连.沃克真爱♥米迦是我的天使♥我要做会长的制作人♥

#驱魔少年D.Gray-man##师亚#重逢闹剧

作品目录:【

前言:隐含#拉亚##神亚#←不明显
 以方舟战结束时间点衍生作品。
 虽然CP为师亚,最终也变成了欢乐向内容。
 与原作设定稍有出入,亚连全程受气,可是却被认真的爱着,请放心。
 如果这种内容您能接受,感谢阅读。

 

  “脏兮兮的小鬼,我最讨厌了。”库洛斯的问候毫不温柔,令亚连心中的怒火窜了三倍。

  “我也不想见到师父的脸。”赌气的别过头,亚连是在说真心话,可是听在别人耳中,却是不折不扣的孩子气发言。“我以为你多少有了点长进。”库洛斯是真心这样觉得,不过看起来,这家伙想要飞出自己的手掌心,可能还不够道行。“看来我需要好好清理一下了,几天没见就又变成流浪狗的样子了呢。”

  “那种事情才不需要,话说你要带我去哪里???”亚连说着要挣脱师父的束缚,可是拎着他衣领的力道实在惊人,最终只能放弃,任由师父一路拖拽。

  “科穆伊总是做一些多余的事情。”库洛斯暗暗地叹了口气,只是他话中的意思亚连不太理解,反正按照他师父历来我行我素的作风,他能理解反而奇怪。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师徒二人陷入了莫名的沉默中,库洛斯在想什么,亚连自然不会知道,而亚连在想什么,库洛斯也毫无兴趣。两人只是无言的行进在库洛斯阔别了四年有余的教团本部的走廊上,更贴切的形容,应该是亚连被拖拽着行进。

  “蒂姆甘比,你守在这里,别让任何人进来。”当库洛斯停下来如此吩咐他的黄色魔偶的时候,亚连才缓过神来去观察四周的情况。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里应该是总部浴室的大门前,突然间,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师……师父?”颤抖着呼唤那自己打死也不想看到的男人,亚连已经做好了誓死反抗的架势。然而道高一尺却不敌魔高一丈的他很清楚,面前的恶魔是不会给他反抗的机会的。

  “以前不是也做过吗?有什么可害羞的。”库洛斯泰然自若的脱去上衣。“想来我还帮你洗过尿湿的床单呢,现在才害羞,不会太晚吗?”

  “如果要洗澡的话,我自己会来。”亚连说着缩了缩身子,而且他觉得比起洗澡,他可能要先处理下浑身上下大小不一的伤口才行。

  “废话少说,所以我才讨厌小孩子。”库洛斯哪里是会听个小鬼胡言乱语的家伙,只见他嘴角上扬,眼神狡黠的抓住了亚连的肩膀,还没等对方做出反应,嗖的一声将他扔进了热水池子里。

  “哇!!痛!!笨……笨蛋师父!!”身上的伤口,加上被丢进来时撞到的头,疼痛从四面八方一起涌来。那一瞬间,亚连确定他有弄死那个笨蛋师父的冲动。

  “糟糕,池子里的水都弄脏了。”库洛斯不但没有反省,反而一脸不悦的瞪着亚连,一副“都是你的错”的嘴脸。

  “是你丢我进来的,别用那种表情责怪我!”亚连暗暗握紧了拳头,身体的疼痛,头上的疼痛,湿透了的衣服紧贴在身上的感觉叠加在一起,令那份积怨急速发酵。

  “给我闭嘴,笨徒弟!”库洛斯居高临下,一丝不挂的站在亚连面前,那威风不减的气势一时间令他的徒弟有了非常崇拜他的错觉。“给我好好洗洗你那脏兮兮的脸。”

  崇拜错觉只维持了短短一秒,就被师父踩过来的脚压的粉碎。险险的躲过攻击后,亚连气愤的发动了对恶魔武器。他很确定,这只左手绝对对师父有用,因为他的师父,本来就是恶魔。

  “别那么激动。”看着徒弟恼火的看着自己的双瞳,库洛斯扬起了嘴角。“生气是小孩子的行为!”

  “笨蛋师父,我可是有很多话想跟你说的!”亚连说着右手撑地,一个鲤鱼打挺从池子里跳了起来。幸好那是整个浴池最浅的水域,让他在极短的时间内调整好了重心。在脚步刚刚站稳的瞬间,亚连单脚蹬地冲了出去,挥起对恶魔武器直逼师父面门而来。库洛斯叹了口气,倒退半步,灵巧的转身躲过攻击,顺势绕道亚连身后,一把抓住了他的左手,向后一拉,将他整个人桎梏在自己怀里。

  “有点长进啊,小鬼。”那贴近耳根的呢喃令亚连浑身一震,还没等他再有反应,整个身体就被压在了地板上。此时此刻,即使背对着那个魂淡师父,他也大概猜得到对方的表情。“可是还差的远呢。”

  亚连暗暗叹了口气,解除了圣洁发动状态,他也不是真想伤了师父,可是看着那张脸孔,想不生气都难。

  “你这小家伙还是这么柔弱呢。”库洛斯叹了口气,虽然松了松桎梏着亚连手腕的力道,可是没有放他离开的打算。“到底有没有好好吃饭呢。”一边如此感叹,库洛斯空闲的那只手突然间绕道了亚连的前面。亚连深吸一口气,将身子尽量贴近地面,本来是想阻止对方扯开衣襟的,然而这动作却引来对方莫名的挑战欲望。

  “你这家伙,要反抗我吗?”库洛斯皱起眉头,紧贴在身上的亚连的湿衣服让他很难受。  “这种情况,不反抗才怪,笨蛋师父。”亚连面无表情,内心却加上了咒骂这混蛋的感言五百多字。

  “老子给你洗过裤子,换过尿湿的床单,现在脱个衣服你害羞个屁。”库洛斯暴躁的恶语相向,想着一边洗床单,一边被揶揄的日子就一肚子火。

  “只是脱衣服的话,我自己会做,所以从我身上下去,笨蛋师父。”

  “自己会做吗?我偏不!”讨厌被人命令,库洛斯只会按照自己的想法行事,现在他正津津有味的开始对亚连上下其手。

 

  “抱歉,打扰了!!”就在师徒二人缠斗之际,浴室的大门被打开了,脑袋上顶着啃咬着阻止他的蒂姆甘比,嘴巴张的下巴都要掉在地上了的拉比,和他身后一脸怒气的神田一起,出现在师徒二人面前。“我们好像真的打扰到二位了…………不对,元帅你到底在干什么!!”

  “拉比………”亚连的脑子飞速旋转,在无人察觉的暗黑坏笑之后,转而变成了一张楚楚可怜,梨花带雨的脸“救救我………”

  “哇!元帅你这可是犯罪!”虽然感觉到了亚连现在的表情多半有诈,可不能丢下他不管的拉比抓起神田的手腕,一起向库洛斯元帅走去。

  神田自然不愿意趟这趟浑水,可是想砍那棵豆芽菜的冲动却停不下来,他压低了声音对拉比耳语道:“你一会牵制住元帅,砍豆芽菜的事情交给我!”

  “哦,关键时刻优你…………等一下,不对不对,咱们是去救亚连好不………”还没等拉比把话说完,伴随着断罪者的枪声,对恶魔武器专用子弹就钻进了拉比脚前半厘米的地面里。惊吓过度的拉比机械性的转过头,单手压制亚连的库洛斯正悠闲的吹去了断罪者枪口冒出的硝烟。

  “你那个是哪里来的。”亚连由于视野受限,不由的提出了疑问,赤身裸体的连条浴巾都没有的家伙,他是怎么拿到断罪者来攻击同伴的,他真的非常好奇。

  “你要学的还很多呢,笨徒弟。”库洛斯游刃有余的回答,而离他们还有段距离的营救小组,此刻陷入了深深地沉默。

  要是自己的武器没有坏掉,这两人估计早就冲过来攻击元帅了。要知道,就算不是为了亚连,他们也不会对向自己开枪的混蛋元帅忍气吞声。可是现在情况不同,即使他们比元帅多穿了几件衣服,然而这东西又不防弹,按照元帅那离经叛道的个性,搞不好下一次就真的攻击过来了。

  “算了,咱们还是走吧!”内心挣扎了片刻,拉比放下了复仇之心,转身对神田说道。

  “切!”神田咋舌,不情不愿的转了身。

  然而,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两个小伙子正要迈步离开的瞬间,二人极其默契的用脚蹬地,整个人在空中翻腾了半周后,用手支撑,双腿直直的向元帅踹了过去。库洛斯身经百战,自然不会被这架势糊弄住,可是单手又不好应对,只能松开了桎梏亚连的手来抵挡攻击。加注在手上的束缚突然消失,亚连嘴角微微上扬,退魔之抓瞬间发动,感觉到不妙的库洛斯双腿用力,整个人弹跳起来,从容的躲过了亚连的爪击。

  “小子们,你们可惹怒我了。”库洛斯扯动了嘴角,可是配合着他周遭的怒气,那笑容变得无比狰狞。拉比咽了口口水,斜眼打量了下亚连。而此刻,不为对方气势所动,一脸暗黑笑容的亚连,那架势也令人不禁颤抖,当之无愧是那个鬼一般的男人的弟子。

 

  就在又一场角力一触即发之际,缓解目前紧张局面的救世主终于降临了,科姆伊面无表情的出现在浴室门前,一脸严肃的传达着中央指示:“请库洛斯.玛丽安元帅前往会议室,听证会马上要开始了。”

  库洛斯闻言瞥了眼科姆伊,不情不愿的向更衣室走去。“你这小鬼自己要洗干净哦,教团会议最无聊了。”

  “等一下,师……”虽然刚才打得热火朝天,可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打断,亚连突然想起了更重要的事情。

  “那种事情,稍后再说,现在你这脏兮兮,快挂了的样子,想跟你说话也没心情。”慵慵懒懒的库洛斯丢下这句话,慢悠悠的换好了衣服,就跟着科姆伊身边的随从离开了。而此刻,科姆伊却并未打算随行。

  “你师父他该不会……”拉比眨了眨眼睛,可是话没说完,就看到了亚连一脸嫌弃的表情。

  “我劝你拉比。”亚连叹了口气。“请别对我师父保持任何期待,他只是个恶魔而已。”

  “唔”原本还想说是不是想让亚连休息,只是动作有点粗鲁的,可是看到徒弟对师父的人格整个都否定了,拉比一时哑口无言。

  “亚连,你要感谢我!”大家都没发现科姆伊并未离开,而是移动到离他们咫尺之遥的这件事。在他突然间发言的瞬间,三个大小伙子都吓的一哆嗦。“你欠我个人情。”

  被这么一说,亚连突然想到没进浴室之前,师父自言自语的那句话。提出改建大浴室,废除小浴室的人正是科姆伊。想来今天如此危难,还有人搭救,可不是要感恩于他。

  “我会感激你的。”亚连感激地牵起科姆伊的手,可能是惊魂初定时应急机制还在运转,无意识散发的绅士费luo蒙令旁观者都有点心跳加速。

  “那个……”一时间拉比好像看到了粉色的泡泡在四周扩散,好死不死的科姆伊也有点脸红心跳了。

  “刚刚这边的声音好大,发生了什么事吗?”本来是来隔壁女浴室洗澡的,可是听到骚动赶过来查看状况的李娜莉和米兰达,在看到没关门的男汤里的情况后,瞬间目瞪口呆。

  “我突然觉得好累。”拉比重重的叹了口气,他开始后悔在蒂姆甘比阻止他的时候,他意气用事闯进来的举动了。真希望科学班那帮疯子研究过后悔药,可是就算他们有那东西,现在也是远水不解近渴的状态。

 

  “哥哥,原来你跟亚连君……”李娜莉受到了冲击,就算两个人都是她的家人,一时间她也难以接受这秘而不宣的恋……

  “李娜莉,你听我说……”亚连条件反射的松开了科姆伊的手,可还没等他把话说完,科姆伊就以旋风一般的速度冲出了浴室,边跑边撒下一路泪花。

  “我就说我最讨厌师父了!!”亚连有气无力的叹了口气,离他不远的拉比投来了同情的目光。

  可相对的,完全不知个中缘由的李娜莉,当然也不知科姆伊的泪水是因被妹妹误解而懊恼所流,所以她对亚连的态度,可以说降到了冰点。“亚连好差劲。”

  看着嘟着嘴转身离开的李娜莉,还有不知所措左右看了看,跟着离开的米兰达,亚连实在懒得再辩解了。他默默的走到浴室门前,关上了大敞四开的浴室房门。

  “亚连?”拉比不知亚连接下来的打算,莫名其妙的望着他。亚连没有回答,而是向更衣室走去,而此刻一直默不作声的神田,也走进更衣室,开始脱衣服。

  “等……不用解开误会吗?”看着脱了衣服,进入浴池后长舒了口气的亚连,拉比眨了眨眼睛问道。

  已经被折腾的精疲力尽,早就感觉不到伤口疼痛的亚连仰靠着石壁,无精打采的开口道。“我已经很累了,怎么都无所谓了。”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神田也进去了浴池,两人各占了离对方最远的角落后,默不作声的泡起了汤。

  “怎样都无所谓吗?”拉比叹了口气,想来刚才真的太跌宕起伏,作为事件中心人物,自暴自弃也没什么不对。“之后的事情,之后再想办法吧!”觉得也就只能这么做的拉比不再多想,也继续做起他来到此地原本打算做的事情了。

 

  在那之后,虽然被抓走开会的科姆伊很晚才得以脱身,好在拉比拉着神田亲身作证,李娜莉才相信那令人面红心跳的画面其实只是场误会。

  这场降临在亚连身上的无妄之灾,终于圆满的划下了句号。

  只是没有人知道,此刻的亚连心中,那股暗藏许久的怒火,又为他痛恨之人填了一笔新帐:“混蛋师父,给我记住!!”

后记:

师父说过:要是找上个更令人讨厌的家伙当宿主就好了。
 换言之,对现在的这个宿主,是没人讨厌得了,也不忍心讨厌的家伙。
 独自望着雨夜的库洛斯感叹着亚连变得自大了,那样确实不坏,有了希望守护的人,他会变得坚强,变得更像自己。虽然他是第十四人的协助者,可是他不能否认他对亚连.沃克的感情,即使那可能是他与第十四人,以及玛纳创造出来的人物。

请爱亚连,我希望他得到幸福,所以写了这样的开心的故事。

嗯,其实开始时是想写肉肉的,画面都在脑海里构思好了。可是动了笔,我就想留下欢笑,也不想扭曲那一起走过的三年。所以直到现在,肉·肉都存在我的脑子里,就不写好了。

想看肉的留个言,微博还是lofter都可以,有兴趣的人多了我就有动力了,喵!!

评论(13)

热度(64)

©☆樱都雾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