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都雾雨☆

※严禁任何形式转载,包括LF内部※
♥每天坐在台阶上,等待真琴到来的喵星人♥
请叫我☆雪走☆
红旗♥司狼神威&皇昴流♥
大天使橘真琴♥女神娜美♥吾王鲁鲁修♥男神坂田银时♥俺嫁黑子哲也♥辛贾♥亚连.沃克真爱♥米迦是我的天使♥我要做会长的制作人♥

#月刊少女野崎君##真御##无口男与天然少年#英雄救×

前言:×请自行代入,我什么都不会说。

放假日的早晨,御子柴费了很大力气才从被子的怀抱里爬起来,虽然他本人非常不情愿,可是被拜托了模特的工作,所以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前往学校。
“笨蛋佐仓,为什么不帮我!”在心中悲鸣的御子柴用力的抓着把手,不由得想起了昨日放学后的情形。

“御子柴君,我们可找到你了。”刚从教室里走出来,就被一群少女花团锦簇的包围起来,完全反应不过来的御子柴后退了半步,本能的要抓住身旁的损友。
“干得漂亮!”当他的手在空中扑了个空,转而去寻找那不靠谱的朋友的时候,大众情人的鹿岛正一边向他比划着拇指,一边坏笑着眨眼表示钦佩。
“笨蛋。”御子柴一脸看笨蛋一样的表情看着她,完全不了解他的心情的那个家伙,这个时候一定是准备着翘掉社团活动吧。
“混蛋鹿岛,你又引起骚动了吗?”飞踹过来的男子根本没掌握好现状,无辜的鹿岛就已经扑街了。想来这也算是自己的责任,御子柴很厚道的别开了视线,内心不禁感叹了一句:“学长干得漂亮。”

“呐,御子柴君,可以吗?”完全被损友每天上演的闹剧吸引了注意力,一时忘记自身处境的御子柴被询问声拉回现实,再次触及到少女们热切的目光,不知死活的“帅哥”模式瞬间开启了。
“哦,当然没问题,小羊羔们如此热切的需要我,我怎么可能令你们失望。”一边说着,御子柴靠近正对着他的少女。“只不过,到时候你们就算哭着求我,我也不会结束的哦,My heart。”
“哇哇哇哇哇!!”听到御子柴如此回复,围住他的少女们一片雀跃,一边叮嘱着他“明日别忘了哦。”一边开开心心的一哄而散。
“佐仓……”直到此刻,脸已经红的像个番茄的御子柴才机械性的转过头,望向离他不远处一脸同情的看着他的佐仓。
“嗯,野崎君明天也会来,小御子你要加油哦!”早就免疫了他可怜的表情,佐仓只是叹了口气,走过来拍了拍御子柴的肩膀。“明天模特的工作就拜托了。”
“不要啊……………”即使内心悲鸣,御子柴也只能苦撑,甚至连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也记不清了。

就是这样不懂拒绝,死要面子,御子柴才只能在大好的星期日赶去学校,为与他毫无关系的美术社做人体模特。
可能是抗拒心理的作用,御子柴踏出家门的时候,已经离约定的时间只剩下20分钟。“啊,迟到反而更丢脸。”如此想着的他,好不容易赶上了月台上正要发车的电车,却发现这趟平时搭乘的线路,此刻反而比平日的上班高峰期还要拥挤。
“那附近的祭奠听说求爱情签很灵的。”不远处,穿着便服的少女兴奋的与随行男伴聊着天,通过她的话语,御子柴才想起,这个周末他们学校下一站的神社,有个名为“缘结祭”的活动。
“怪不得全都是些年轻人。”御子柴叹了口气,作为没有可爱的女朋友在身边的男生,此刻他也吸引了一部分人的注意。毕竟是长相绝佳,却孤身一人的可怜虫,一定被出双入对的家伙们做了闲暇如此刻的谈资吧。
如此想着的御子柴不经意的回避了下投过来的视线,整个身子向立着的扶手方向压去。就在此时,他的身后突然被什么人碰触了一下。如果只是一般的背部还好,可是那人却是非常故意的在他臀部摸索了一把。御子柴倒吸了口冷气,猛的回过头,看到的却只是成对的恋人们惊讶的目光。
“嗯,这样突然回头很奇怪吧。”御子柴红着脸转回身来,尴尬的将脸埋在手臂里,不知如何是好。
“可能只是无意间碰到了。”如此安慰自己,正打算忘记刚才的事情的御子柴,很快的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大错特错了。
不知道是发觉到他并没有追究的打算,还是被刚才那脸红的妩媚迷住了,刚才伸过来的咸猪手,再次有了行动。吃定了御子柴不会再次转身,那只手肆无忌惮的游走在那诱人的臀部间,甚至不经意的打算滑到御子柴的身前来。
“电车痴汉……”御子柴很快就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可是左右权衡着如何处理的时候,羞耻心与男人的尊严却站在了一起反对他出声制止。“对方这么大的手一定是男人,被男人性骚扰,同样是男人的我要怎么办?”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御子柴只能默不作声,任由对方为所欲为。

突然间,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御子柴身侧,虽然那人身高与御子柴相仿,可是看起来却比他结实。只见来人二话不说,抓起了游走在御子柴臀部的猪手,很不客气的将它按在了对方自己的屁股上。
“摸你自己。”只有短短的四个字,却令整个车厢都安静了下来。刚刚还游刃有余的男人,被这突如其来的程咬金吓的脸色发白,可是感觉到全车人的视线后,惨白的脸颊却又瞬间涨的通红。还好此刻电车进了站台,痴汉男连滚带爬的冲出了车厢,很快的消失在人群中。
“你没事吧。”听到这样的询问,御子柴楞楞的转过头,由于刚才的变故太过电光火石,令他一时间不能好好思考。
“真由?”虽然嘴上叫出了对方的名字,可是大脑还无法运转,御子柴机械的眨着眼睛,用了足足三秒才如梦初醒。“真由!!!”
“是我。”真由疑惑的看着一脸惊恐的御子柴横移了三步,满眼不可置信的盯着自己。
“你怎么会……”发现自己太大惊小怪的失了长者风范,御子柴一边清了清嗓子掩饰尴尬,一边不着痕迹的靠了回来,若无其事的搭着话。“……是‘缘结祭’吗?”想起了刚才听到的周围人的谈话,御子柴嘿嘿一笑,开始打量起真由身边的人来,只不过并没见到预想中的,像是他女性伴侣的人物。
“哥哥说实琴哥会去当模特,所以我就过来看看。”完全不知道什么是“缘结祭”,真由如实回答了他的目的。
“是这样……等等……”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还没维持半秒,御子柴就意识到,真由说出了自己一直在耿耿于怀的事情。“野崎那家伙……告诉你……我要……”
“嗯,哥哥说你要做美术社的模特。”真由不明白御子柴为什么那么激动,面无表情的应答道。
“那个笨蛋,这么丢脸的事情,为什么要告诉真由啊。”在心中把野崎认真的骂了一遍,御子柴有气无力的叹了口气,又深深地后悔起答应美术社的请求了。
“实琴哥不愿意去吗?”真由看到御子柴紧锁的眉头,预感到对方的不情愿,认真的开口问道。
“嗯……只是不知道怎么拒绝。”还沉浸在懊悔中的御子柴脱口说出了真心话,面对真由,他觉得不表现出“帅哥”一面也没关系。
“这样啊!”真由轻描淡写的回复了一句,按照他的个性来说,这是早就预见到了的回答。
御子柴偷瞄了一眼真由,看到对方只是默不作声的摆弄着手机,不由的暗暗舒了口气。不爱说话,害怕麻烦,不会刨根究底,这样的真由令御子柴安心,使他不用刻意伪装,更不用勉强自己。

就在两人沉默不语的时候,学校所在的站点已经到了。御子柴叹了口气,正准备下车的时候,却被真由抓住了手臂。
“咦?已经到了。”御子柴疑惑的看着真由,对方没有说话,只是把手机递到御子柴面前,那上面是一天野崎兄发过来的短信。
『是吗?那就没办法了,我会转告给美术社的各位的,那么下次有机会再说吧。结束后,真由与御子柴也早点回家吧。』
“这是怎么回事?”御子柴莫名其妙的看着真由。
“我告诉哥,因为遇到色狼,我们正在跟警察交代情况。”真由说着拿回手机。“因为实琴哥说不想去。”
“可是……”
“我没有说谎,只是色狼跑掉了。”真由认真的看着御子柴,这样正直的表情,实在看不出来哪里像在撒谎。
“也是呢。”御子柴松了口气,不用去当模特,让他一下子轻松了不少。“不过接下来要干什么呢?”
“下一站听说有个祭奠。”真由说着看了眼站牌。“去看看吧。”
“真由还说不知道‘缘结祭’?”御子柴这句话只是揶揄。想来真由也是初三生了,自然会有喜欢的女孩子。
“真不知你会喜欢什么样的呢。”一边这样想,御子柴望向真由,此刻对方也正在看着自己。
“缘结祭?”不明真相的真由满眼疑惑,可是那双眼睛深处却充满了火一样的热情。他真的不知道“缘结祭”?那他这眼中的热忱又是为谁燃烧着。御子柴不敢多想,只有脸颊上的灼热经久不散。“实琴哥?”
“嘛,不知道也无所谓。”御子柴别开了视线,太介怀真由的话,总觉得有点尴尬。他不想深究其中的原因,只能将解不开的心思抛诸脑后。“反正日本人喜欢祭奠,有热闹就去参加吧,哈哈哈哈。”
将注意力转移到窗外的风景,御子柴并没有注意到,此刻真由投注在自己身上的眼神,是热忱到可以在灵魂中烙印出痕迹般的程度。

在那之后,御子柴与真由在祭奠举办站下了车。由于除了情侣外,还有为数众多的女性团和男性团参杂其中,真由他们的纯男子组倒也并不显得突兀。只是偶尔经过某些女性身边,为怕走散而牵起来的手会引起小小的骚动。不过那是表情正直的真由的提案,找不出反驳理由的御子柴也就没有拒绝。两人随着人流去“缘结神”——一颗挂满了红绳的古树下参拜后,顺便挂了许愿签,买了护身符后就返程了。
“感觉很少女。”御子柴不由得吐槽自己,真由没有接话,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不过今天真的要谢谢真由呢,各种方面。”从最开始的帮忙摆脱痴汉,到后来的帮忙推掉模特的请求,再到刚刚一起去做那么少女的事情,想来这一天都受到了真由的照顾,御子柴不由的说出了感谢的话语。
就在此时,御子柴的手机突然响起,急忙翻找电话的他,将手上刚刚还在把玩的护身符交给真由,希望他能先帮自己拿着。
接起电话之后,野崎的询问就连珠炮似的铺天盖地,想来他一定会借机取材的御子柴有些头痛,可是还是认真的回答了好友一系列的疑问。最终心满意足的野崎,在结束对话前说上了几句慰问话语,表示了他还良心未泯,这一点到确实令御子柴稍稍有些感动。
“哥哥打来的?”将护身符还给御子柴后,真由问道。
“嗯,早有预感。”御子柴叹了口气,想来如此少女漫画般的情节,野崎不问才会奇怪吧。
如此想着,御子柴的目光落在了手上顺便求来的护身符上,许愿时的场景不经意的浮现在脑海里。“能找到个恋人就好了。”他只是随便的想了个愿望,也并不指望神明帮他实现什么。只是既然求来了护身符,好歹也要心怀尊重,要不触怒了神灵,最后害自己只能做魔法师,那就得不偿失了。
想到这里,御子柴慎重的收起了护身符,而在他没有注意的时候,紧盯着他一举一动的真由,在他将护身符小心收好以后,嘴角扬起了一抹令人不易察觉的浅笑。

不知不觉间,电车已经驶达到御子柴家的站点,原本真由想送御子柴到家门口,可是却被对方拒绝了。
“时间不早了,真由再不回家,家人会担心的,今天真的谢谢咯。”御子柴拒绝的理由其实很简单,作为长者却要后辈送他回家,怎么想都有点丢脸。真由凝视了御子柴片刻,没再坚持下去的点点头,目送着他的身影消失在人流中。
“来日方长。”心中默默念叨了一句,真由握紧了手中的护身符,那个原本属于御子柴,却被他不经意间偷龙转凤到自己手中的护身符。“是吧,实琴哥。”

◇◇◇◇◇◇◇◇◇◇◇◇◇◇◇◇◇◇◇◇◇◇◇◇◇◇◇◇◇◇◇◇◇◇◇◇◇◇◇◇◇◇◇◇◇◇◇◇◇◇◇◇◇◇◇◇◇◇◇◇◇◇◇◇◇◇◇◇◇◇◇◇◇◇◇◇
番外
※注意:这是真由短信的小插曲。

收到了真由发来的短信,坐在美术社的野崎君打开手机。
“佐仓……”发出有些颤抖的痛苦的声音,一向面无表情的野崎君此刻看起来非常难过。
“野崎君,你怎么了?”佐仓惊慌失措,脑中闪过的是“难道野崎君肚子疼”这样的想法。
“御子柴遇到麻烦,不能来了。”听到这句话后,佐仓想起了野崎君收到的短信,不由的凑过去查看来信的内容。当看到信息内容的时候,就连佐仓也变了脸色,内心近乎崩溃。
只见手机惨白的屏幕上,写着动摇人心的几个黑字。
『实琴哥 色狼 警察』
“为什么麻美子会去做色狼。”佐仓看着野崎君,痛哭失声。被她这么一闹,野崎君反而清醒了过来。
“啊,不是。”野崎君回复成原本的模样,淡然的解释道。“是御子柴遇到色狼,现在正在跟警察描述事情经过。”
听到如此解答,佐仓一时间呆楞当场,内心不免感叹。“野崎君,你到底是怎么解读出来的,这种令人误会的单字。”可是,还没等她稍微松口气,更大的打击却令她头脑清醒起来。“等等………麻美子酱被色狼袭击了!!!色狼真是太可恶了!!!”
“是啊,我也很在意啊!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如此焦灼的两个人,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估算好做笔录的时间后,每十五分钟拨打一次御子柴的手机。然而,御子柴一直都处于非常吵闹的环境中,一时没注意到电话的铃声。直到坐上回程的电车,御子柴才好不容易接了野崎的电话。

时间稍晚一些,编辑部的剑先生收到了梦野老师的最新期连载内容大纲,可是看到内容后他不禁头痛起来。“谁能告诉下那个笨蛋。”在心中怒吼的剑先生眉毛抽动了一下。“让男主角抓痴汉,而不是成为痴汉,才是少女漫画,这个抓住铃木君的少女反而更像男主角好嘛!!!”

◇◇◇◇◇◇◇◇◇◇◇◇◇◇◇◇◇◇◇◇◇◇◇◇◇◇◇◇◇◇◇◇◇◇◇◇◇◇◇◇◇◇◇◇◇◇◇◇◇◇◇◇◇◇◇◇◇◇◇◇◇◇◇◇◇◇◇◇◇◇◇◇◇◇◇◇
补充说明:御子柴手机接到野崎电话后就没电关机了,回到家充电后才看到野崎和佐仓惊人的来电记录。←_←感觉好可怕!!!

后记:写着写着就…………我都不知道写了什么!!!捂脸。
信笔由缰的连收尾都困难了,转折突兀,结尾仓促真心抱歉。本来想让他做痴×最后却成了英雄。嗯,果然未恋爱就要先留好印象。不过我个人很喜欢电车play,以后终成眷属了的话,我一定要写来试试。

评论(10)

热度(45)

©☆樱都雾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