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都雾雨☆

※严禁任何形式转载,包括LF内部※
♥每天坐在台阶上,等待真琴到来的喵星人♥
请叫我☆雪走☆
红旗♥司狼神威&皇昴流♥
大天使橘真琴♥女神娜美♥吾王鲁鲁修♥男神坂田银时♥俺嫁黑子哲也♥辛贾♥亚连.沃克真爱♥米迦是我的天使♥我要做会长的制作人♥

#海贼王##路娜##路娜吧夏日祭#夏夜

作品目录:【

【夏日祭。笔墨横姿】夏夜[LN]

前言:
注意:本文所有赌博描述皆因剧情需要,所有理论都是放屁。
   请珍爱生命※远离赌博
   赌博发家都是扯淡,你不是娜美,所以上帝不会给你一条逢赌必赢的天赋,请牢记。

另:OOC注意,请不要抽打LZ,LZ怕痛。
  本文仅发个人Lofter,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再次说一下,结尾OOC注意,请不要揍我,我怕疼【←重要的事情说两遍】

 

  指针的目的地是名为不夜城的夏季岛屿,因为气候宜人,风景秀美,这里常年处于夏日祭典般的热闹中。然而,这个用一天时间就能绕上一周的小岛却并不是这个国家的全部,ALL Weather——以四季分明的四座岛屿组成,坐拥16种气候的国家,在这个无奇不有的新世界也实属罕见。由于四季与四座岛屿的关系,磁场和海流异常混乱,可以到达这里的,无论是海军还是海贼都少之又少。不过,托Water Seven研发的海列车之福,最近两年此岛也逐渐开放起来。独一无二的四季文化吸引了大批的观光客,为岛上的经济发展带来了空前的繁荣期。
  随着经济的进步,身为夏岛的萨莫城逐渐演化为商业,金融,赌博,祭典于一身的经济大都,不分正邪的收纳着一切前来观光旅游和想发家致富的人们。

  “就是这样。”将整座岛的地图放在桑尼号的草地上,山治总结道。“萨莫城是目前最繁华的城镇,无论是政府高官,还是海军大将都有可能出现在此。不过根据本国法律,除非破坏公共设施或威胁国民安全,否则不准进行任何抓捕活动,违反规定者即使是海军也会被驱逐出国境。”
  “也就是在这个岛可以好好放松一下咯?”乌索普眼睛一亮,第一次感谢路飞的鲁莽决定,虽然在航至这个岛之前,他们经历了九死一生的绝境。
  “这样的岛屿,应该有很多未被破坏的遗迹才对。”罗宾听完介绍也来了兴致,就岛屿自身存在的时间与开放的时间来看,这座岛可能拥有很有价值的历史文献。
  “温德是座冬之岛,由于气候严苛所以居民不多,不过听说岛屿深处有古代遗址,如果罗宾想去,我可以陪同。”乔巴眼睛闪闪发光,认真的自荐道。
  “真的吗?帮了大忙呢,谢谢哦,能干的船医桑。”罗宾温柔一笑,她的夸奖让乔巴欣喜万分。
  “我打听到萨莫城有超大的赌场和购物街,这样想要的东西就都能到手了。”娜美一脸雀跃,但凡看到她的人,一眼就能从她那变成贝利状的眼中看出她的目的。
  “娜美,身为船长,我不能让你去赌博。”路飞一本正经,如果她输光了一定会做出很可怕的事情。
  “赢了就能买很多的肉咯。”娜美心念一转,微笑着对路飞开口。嘴上的肉字刚刚出口,就看到路飞的口水不自觉的流了下来,仿佛娜美真的赢了钱一般。
  “你别打算拿船上的钱赌博。”卓洛不满路飞的没出息,皱着眉头指责。
  “还有美酒也可以购入很多。”听到酒字的卓洛张了张嘴,刚刚正气凌然的气势一下子削弱了大半。
  “你们两个也太没出息了。”乌索普刚要开口,娜美却甜甜一笑。
  “听说春岛的斯布林城是机械天堂,有很多稀有的宝贝出售哦。”瞥了一眼张着嘴的乌索普,娜美叹了口气。“可是那必须要有钱吧。”
  “所以只是玩玩而已,你们几个大男人别挑三拣四的,娜美桑,我支持你去。”山治一如既往的拥护娜美的一切行为,这让占尽上风的娜美更加底气十足。
  “果然还是山治君……”没等娜美说完,路飞啪的一声将手拍在桌子上。“你去吧,不过我也要一起。”
  这是破天荒的头一次,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要说吃玩和打仗,路飞永远都是冲在最前面,可是到了逛街购物这类的事情,却是雷打不动,死不愿意的。然而这一次他竟主动请缨,要求同行,不禁让其他人唏嘘,猜测这天是不是要下红雨了。
  “我也一起。”卓洛皱着眉头沉吟片刻,冷不防的发言更令伙伴震惊不已,吓的不轻的乔巴紧紧地搂住了乌索普的大腿。
  “你们今天这是怎么了。”乌索普颤抖的发问。考虑到这特异的岛屿要是有能改变人类心性的能力的话,虽然对这两个人也未尝不是件好事,但是引发的后果可能会更糟糕。为了控制事态不至于进一步恶化,他们有必要在还能挽回的时候早日离开。
  “那还用说嘛!”路飞一副“你是笨蛋吗?”的神情责怪乌索普。
  “当然要去大吃大喝。”卓洛的干劲满满瞬间打碎了严肃的气氛,令紧张的所有人安下心来。
  “他们果然没变呢。”罗宾优雅的笑着。
  “这样真是太好了。”弗兰奇擦了擦头上的汗。
  “我还以为他们被不知不觉改造了,害的我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啊,虽然我没有心脏,嚯嚯嚯嚯。”布鲁克松了口气,开始继续品起红茶。
  “我说,只有我觉得他们大有问题吗?”乌索普无力的叹了口气,在还没有赢钱就开始考虑挥霍,是不是太超前了。
  “既然这样,那么我就跟罗宾酱一起吧,毕竟那里人迹罕至,不知会有什么危险。”既然笨蛋船长和绿藻头剑士已经跃跃欲试,山治就可以安下心来保护罗宾了,虽然仍然在那两个家伙面前碎碎念着注意事项,但是交给他们,他亲爱的lady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好的,就这么决定了。”乌索普做最后的总结。“乔巴,罗宾,山治,你们去冬之岛温德,注意准备御寒衣物。布鲁克和弗兰奇留下来看船。我,娜美,卓洛和路飞负责去萨莫城。”
  “为什么你也会来?”娜美好奇,明明直到最后都不太同意,现在的乌索普却选择一起行动了。
  “总觉得只有你们三个,肯定会闹出乱子。”乌索普的考量不是没有道理。一般情况下娜美是值得信赖的伙伴,可是只要跟钱挂上勾,她的乱来指数不亚于那两个武斗派的单细胞。
  “你还真是失礼呢。”娜美不情愿的叹了口气,把她跟那两位画到惹麻烦人群里去,她当然不愿意。
  “已经决定了,至少让我负责控制局面。”乌索普叹了口气,至少在这帮家伙脱了缰时拉住他们,他还是有这个自信的……大概吧。
  “放心,一切包在我身上。”娜美自信满满的握着拳头,那闪闪发光的即视感令人突然信心百倍。乌索普觉得,他们可能真的能成为富翁海贼团也说不定。

  抱着如此强烈的自信,一行四人跟大家挥手告别,然后就浩浩荡荡的向萨莫城进发了。然而,事事不能尽如人意,特别是你认为万无一失的那个时候。正如山治,在全船也算智囊,多在险要关头奇招制敌,却也有漏算的时候。他一心觉得两大高手左右护法,怎样也能护得娜美周全,却不想这二人却各有弊端,又怎是老老实实跟在人身侧的个性。
  不信你看,刚刚踏进萨莫城街道五分钟,迷路天才的笨蛋剑士已经不知所踪,就连三十秒确认一次他的位置也没能看住。
  “算了,不会有事的。”这么信誓旦旦的船长,在又过了十分钟,才刚刚看到远方的赌场大门时,就已经消失无踪了。
  “他去哪了?”娜美死心的小声嘀咕。
  “一边叫着肉,一边消失了。”乌索普叹了口气,拉都拉不住的这家伙比怪物还可怕,在他的世界中好像只有肉的存在。
  “算了,我也料想到了。”娜美冷冷的笑了笑,反正没有他们也无所谓,她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深吸了口气,挺胸抬头的向目的地进发了。

  虽然途中出了点小差错,不过进入赌场后的娜美却焕然一新。成熟曼妙的身材,举止优雅的气场,还有那眉眼间的志得意满,不久就引来了一众围观人群。然而,这并不是娜美真正受人瞩目的原因,如果说还有什么令人叹为观止,那恐怕就是令人惊呼的赌运了。凡压必中,还不到两个小时,最开始兑换的筹码就翻了三倍,而且运势毫不减弱。
  “姑娘好手气。”直到此刻,赌场的东家坐不住了。分开人群进来的,正是前厅的经理。经理身后,跟着一个体态肥硕,满脸横肉的癞蛤蟆一样的男人,从他满手都是黄金戒指,走路都要仰过去的架势来看,此人来头不小。
  “您过奖了,只是稍有运气罢了。”娜美嘴角上扬,虽然坐着,气势却半分不让,这令经理身后的男人不禁稍稍睁开了他迷着的小眼睛。赌场不输气势,运势自然就来了,最怕怕输的人,越怕输就越输。当然,不是想赢就赢,而是能赢所以赢。
  “小姐既然如此自信,那么也必定不介意本店的例行公事吧。”经理彬彬有礼,然而那端正脸上嵌着的眸子里却毫无笑意,反而是阴凉冰冷的光。
  “您的意思我明白,难道因为我们是海贼,就想诬赖我们出老千?”瞥了眼躲在不远处角落里的海军,娜美随性的翘起了二郎腿。“贵国何时跟海军串通一气了,想在这里一网打尽吗?”
  “小姐您言重了。”顺着娜美的目光看了一眼,经理咽了口口水,他们虽不怕海贼闹事,但是如果传出本国与海军沆瀣一气,那么私下里海贼的生意就做不成了,萨莫城的经济一定会受到重创。
  “算了,既然您这样信不过我,那么这样总可以了吧。”解开上衣的扣子,娜美脱下衬衫,随手搭在了靠椅上。只穿了比基尼的超大福利,引来了围观者的一阵欢呼。
  “小姐够豪爽。”癞蛤蟆男哈哈大笑起来,站在身旁的乌索普吓了一跳,本能的做出了拉起娜美就跑的准备。却没想到那男人只是摆了摆手,身后的保镖看见,从兜里掏出了个小盒子,递给经理。
  “这是求婚?”瞥了眼身后的癞蛤蟆,娜美也吃了一惊,然而却并未动摇。
  “您误会了。”经理马上解释。“这是海楼石的戒指,虽无意冒犯,烦请……”
  还没等经理说完,娜美摆了摆手,从盒子里拿出了海楼石戒指套在手上。“这样我可以继续了吧。”挑衅的看着癞蛤蟆男,娜美眉眼间留露出不悦。
  “您请。”经理陪着笑脸,做出了请的手势,娜美也不客气,转身继续开战。
  接下来的三轮,娜美走了背运,无论怎么压,都是相反的结果。如果按照一般人,此刻早就心急如焚了,然而娜美却并不为所动,反而微微一笑。
  “我说经理。”斜眼看着仍然站在身侧的经理,娜美叹了口气,此时那癞蛤蟆一样的男人已经不知去向了。“既然已经有海军提前通气,你应该知道我们船长是个什么人了吧。”乌索普倒吸一口冷气,现在的娜美她曾经见过,七水之都典当行那时,他就深刻的了解到娜美此面的可怕。
  经理咽了口口水,心里有鬼的他自然知道娜美的意思,却反而装起糊涂干笑了两声。“当……当然,草帽路飞可是响当当的大人物。”
  原本还平静如常的赌场,当经理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突然间鸦雀无声了。要说大场面谁没见过,只是身价过亿也不会引起如此反应。但是从司法岛到顶上之战,草帽路飞的名字已经闻名世界。如果惹他不高兴,草帽小子可是会烧毁一个国家,生吞一座岛屿,这样超出本质的传言不知何时成了连孩子都知道的传闻。此刻赌场寂静的原因,大家应该也猜到原因了吧。
  “那就好,你是让我揭穿你的小伎俩,还是痛痛快快的玩完,高高兴兴的回去呢?”这次换娜美眼神冰冷,嘴角上扬了。她的发言令经理脊背发凉,冷汗顺着额头滚了下来。
  “小姐您尽兴,在下就不打扰了。”庄家被抓出老千是会影响赌场声誉的,特别还是被这种不能惹的人物抓住。原本小看了娜美的洞察力的这间赌场,最终结结实实的吃了这个哑巴亏。

  在此之后娜美一路狂胜,直至傍晚才准备起身离开。
  “乌索普,你听着。”一边前往对币窗口,娜美小声跟乌索普嘀咕。“一会出了门后,什么都不要管,提着钱就跑,知道吗?”
  “咦?怎么?”乌索普感觉到娜美不是开玩笑,小声问道。
  “别管了,叫你跑就跑,这个时候也不知道那两个家伙在哪里,一点用场都派不上。”抱怨起消失无踪的两个人,娜美愤愤不平的嘟起嘴,此时对币口近在眼前。

  顺利的换好了钱,乌索普刚踏出大门口,就大概理解了娜美说话的意思。埋伏在赌场门外,如狼似虎的身影正窥探着他们两只肥羊。
  “不会……”还没等乌索普把话说完,娜美一声令下,乌索普条件反射的撒腿就跑。门外的人显然不知道早就被发现,被他们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下,反应过来时两人已经跑出了一段距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乌索普上气不接下气,明明是自己赢来的钱,干嘛像做贼一样被追赶。
  “因为太招摇,当然会被盯上,这是常识。”闪身躲进小巷子,娜美一把拉住还往前冲的乌索普,两人迅速躲进垃圾桶后的阴影里。
  “那你干嘛那么招摇啊!”乌索普没好气的说,换来了对方不屑的态度。
  “好不容易大显身手,当然要玩的痛快了。”娜美说的理直气壮,让乌索普一时间不知如何吐槽。

  “比起找那两个笨蛋,还是先把钱运回船上比较妥当。”转头一看,小巷子里原来有一间商店的后门,娜美微微一笑,拉起乌索普。“跟我来。”两人提着钱箱子走进商店,不一会就换了一套装扮从正门出来了。
  “现在我们分头回到船上去,这样目标比较小。”娜美提议道。此刻戴上假发和太阳眼镜,将橙色纱织防晒衫的下摆随意系在小腹,搭配朴素牛仔裤,橙色小凉鞋的她简直就是另一个人。为了以防万一,连钱箱子也一并换了款式,让她更像是观光旅游的普通少女。
  “你说的也对。”一身考究的西装,配上洋气的小胡子,外加绅士的单边眼镜,带着整齐服帖的黑色短假发,乌索普俨然一副成功人士的架势。
  “那么就船上见咯。”拍了拍乌索普的肩膀,娜美先一步离开,而他看了看周遭,在确认没引起任何人注意之后,也拎起钱箱子,急匆匆离开了。

  然而,也许是太过倒霉,亦或者是太过突出,乌索普很快就发现到周围有些异样。即使再考究的变装也终究有被认出的风险,更何况乌索普还拥有着令人无法忽视的特征——他的长鼻子。
  抱着敌不动我不动的态度,乌索普表面上装得很淡定,其实暗自加快了前进的速度。相对的,躲在暗处的影子们也稍稍有所察觉,移动的速度也跟着加快了。
  “天啊,谁来救救我吧。”在心中向老天求救,乌索普此刻欲哭无泪。不知是他心诚所致,还是在这赌城之地,他沾到了娜美的运气,在经过了一个转角后,他意外的撞上了自己的大救星。
  “会不会看路啊!”对方不满的抱怨道,然而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乌索普的眼泪就掉下来了。
  “卓洛,我可算找到你了。”说着话乌索普就往卓洛怀里扑,被他这架势吓到了,卓洛赶忙往后躲。
  “你……你谁啊!”莫名其妙的卓洛咋舌道,他可不记得认识过穿着这么怪异的家伙。
  “是我啊!”乌索普指着自己,当看到那标志性建筑物的时候,卓洛飞快的在脑中检索了一遍。
  “哦,乌索普啊!”回复了平静后,卓洛打量了眼对方。“你怎么穿成这样。”
  “一言难尽,边走边聊。”乌索普说着靠近了卓洛,然后左右打量了一下。“现在有人在跟着我。”
  “嗯,倒还不少呢。”卓洛扬起了嘴角,一下子就明白了乌索普的处境,毫不犹豫的展露出杀气。
  “总而言之,我们先回船上去。”乌索普晃了晃手中的箱子。“这可是战利品。”
  “干得不错嘛!”卓洛眼睛一亮,看来美酒是有着落了。
  与卓洛会和的乌索普自然有了底气,不用顾忌左右的与其并肩而行,除了偶尔要注意对方走丢外,可谓顺风顺水的就回到了船上。然而此时,娜美却还未归来。

  “该不会出了什么事吧!”乌索普突然脊背发凉,要知道半路会碰到卓洛,就绝对不会和娜美分开行动。如果她出了什么事,自己就无颜面对所有人。
  “偏偏这个时候,那个该死的厨子不在,路飞那笨蛋也不知道去哪了。”自知自己的见闻色霸气糟糕到可以,卓洛虽不愿承认,但是找人这方面,山治确实比较在行。
  “先不用那么惊慌,那个小姑娘可是聪明的很。”如果现在就冒然出门,跟对方错过的可能性一定很大,这样反而浪费时间,考虑到这一点,弗兰奇安抚大家冷静下来。“再稍微等一下,看看情况吧。”
  弗兰奇的话音刚落,餐厅里的电话虫突然响了起来,离它最近的布鲁克走过去拿起了话筒。
  “喂喂,我是娜美,请问是谁?”电话虫传来娜美的声音,乌索普马上冲了过去,坐到电话虫旁边。
  “这里是布鲁克,娜美桑你还好吧。”
  “哦,乌索普回去了吗?”那边急切的问道。
  “我已经回来了,娜美,你没事吧。”乌索普接过话筒急切的问道。
  “我没事,刚好遇到了路飞,所以不用担心,你回去了就好。”娜美安下心来,继续说道。“现在正打算去找卓洛,所以可能会晚点回去。”
  “卓洛的话,已经回来了。”乌索普马上说道。
  “那还真是稀奇。”话一出口,就引起了卓洛的强烈不满,不理会他的怒吼,乌索普将遇到他的事情跟娜美叙述了一下。
  “原来如此,那么我们现在……”还没等她把话说完,话筒突然被人抢走了,只能依稀听到“还给我”这样的发言。当所有人都为突然的变故捏了一把冷汗的时候,电话虫那边传来了他们家船长没心没肺的声音。
  “啊,我们会在腌肉大会结束后回去的,肉肉肉肉肉。”不断重复的单字后,隐约听得到娜美怒吼着“烟火不是腌肉”这样的话,不过确认娜美没事就太好了,究竟是腌什么,乌索普并不在乎。挂断了电话之后,不必再担心娜美的大家,开始为天降的这笔横财怎么花而浮想联翩。

  与此同时,挂断了电话虫的娜美,看着跃跃欲试的路飞,只能默默的叹了口气。
  “我话说在前头,不会有肉从天上掉下来的。”娜美警告着路飞,然而对方并不在意,她都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听自己说话。
  “算了,看在你及时出现的份上,我就陪陪你吧。”想起了刚才险象环生的一幕,娜美微微扬起了嘴角。虽然便装很成功,可是她也低估了赌场经营者的鼻子。即使改变了衣着和发色,可是气质和身材却骗不了别人,很快被拆穿的娜美只能在大街小巷里奔走。
  突然间,一个熟悉的声音吸引了她的注意,当她循声望去,看到的是蹲在人家店门前洗盘子的路飞,和因为地上的盘子残骸而训斥他的店长。那熟悉的道歉声,正是路飞发出来的。
  “路飞,你在干什么?”惊讶的走过去,娜美忘记了自己在变装,只见路飞抬起头,很快的左右扫视了一圈,一脸莫名其妙的抓了抓头。
  “嗯,我好像听到了娜美的声音。”皱着眉头的路飞再次被店长呵斥,反应过来后继续道着歉。
  “我说,你这到底是在干什么。”叉着腰站在路飞面前,娜美的阴影将对方完全笼罩了起来。
  “娜……娜美……”从气势上判断出来人,路飞吓的一哆嗦。

  在那之后,从店长嘴里听说了路飞霸王餐的行径和为了抵扣伙食费引起的破坏,娜美只能一边道歉,一边为他们的笨蛋船长善后。在发泄完怒气感到心情平和后,娜美意外的发现跟在自己身后的小尾巴自动消失了。想一想身价上亿的通缉犯就在身边,那些鼠辈闻风丧胆的行为也自然可以理解了。发现到便装没有必要后,娜美丢掉了太阳眼镜和假发,原本亮橙色的秀发再一次重见天日。
  “果然这样的娜美比较好。”路飞傻笑着说道。比起任何其他的颜色,明亮的橙色更适合娜美,令他想起了午后橘子树上随风摇曳的果实,他一直都想偷来尝一尝的。
  “真是难得。”娜美莞尔一笑,想想初次相逢,时间过得如此迅速,不知不觉他们已经成长至此。“不过即使这样说,我的橘子也不会给你哦。”丢下了这句话,娜美伸了个懒腰,她那时候最急迫的是确定乌索普的安全,至于他们笨蛋船长失望的表情,她就全当没看到。

  “娜美,那是什么?”路飞的一声呼喊将娜美从回忆中引回到现在。还不知他意指何物,娜美愣愣的眨了眨眼睛。
  “你手上的这个。”路飞抓住娜美的手,把它拖到主人面前,在那上面明显的多出了一样东西。
  “啊,忘记还给人家了。”没被指出还没发现,她竟然把赌场的那枚海楼石戒指戴了出来。
  “这种东西不是宝石吧。”路飞说不上哪里不对,只是觉得那戒指看上去很碍眼,有些不满意的开口道。
  “嗯,确实,不过这东西也挺珍贵的。”想一想海楼石可是有钻石般坚硬一说,可以加工成这样的配饰真的挺不容易的。
  “到底哪里……”一边说着,路飞一边试图将戒指摘下来,可想而知结果如何。“到底是什么啊!”完全没了力气的路飞整个斜靠在娜美身上,那没出息的样子令人忍俊不禁。
  “下次用这个打你试试吧。”娜美笑看着全身脱离的路飞,突然间头顶一声炸响。
  “糟糕,开始了。”路飞松开抓着戒指的手,一下子恢复了精神。娜美叹了口气,无奈的看着路飞。
  “你还真喜欢烟火呢。”抬眼望着灿烂的火光,那瞬间即逝的光斑令人莫名的感伤。
  “才不是呢,跟我来。”不知道娜美心中的感叹,路飞一下子蹦了起来,毫不绅士的卷起娜美拔腿就跑。
  “箱子!”比起预感到危险,娜美最先注意到的是钱,这一点可谓本性使然。路飞回首一个橡皮手就将落下的箱子握在另一只手中,不顾周围错愕的目光,向目的地跑去。

  远离喧嚣的某处海崖此刻安静异常,虽然地处偏僻人迹罕至,可却是绝佳的观赏烟火之所。即使因夜深路险而危险异常,对于草帽团的船长来说,却也如履平地。
  靠着路飞的脚程,没过多久二人便来到海崖上。将带在身上的钱全部吃光后散步至此的路飞,看到海崖的一瞬间就想好了要让娜美也来看看,那里是和她故乡的海崖十分相近的景致。
  “谢谢。”伫立在夜风中,大海的声音仿佛一首夜曲,从夜色的朦胧中就窥见了路飞的用意,此刻的娜美笑的异常温柔。
  “你可别哭哦。”惊见娜美湿润的眼角,路飞一时慌了手脚,如果她在这里落泪,那岂不是有个大叔就要从天涯海角处追杀而来了吗?
  “才不会哭呢,笨蛋。”随手习惯性的敲打了路飞,却忘记海楼石戒指的事情而意外的打痛了橡皮人,这也算完成了娜美的另一个心愿。
  “好痛啊!笨蛋娜美。”路飞还是看戒指不顺眼,顺带着连带着它的娜美都让人生气。
  “意外的很好用呢。”看着路飞气鼓鼓的样子,娜美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
  “所以说,那种东西快点扔掉啊。”路飞不依不饶,提到戒指就非常高兴的娜美更加令人生气。
  “让我放弃到手的宝贝可是很难的哦。”娜美莞尔一笑,突然在空中炸开的烟火映照出她那妩媚的瞳。存心使坏的她的眼中含着坏笑,完全不懂如何处理此种情况的路飞,哑口无言的别过了脸。

  烟火大会不知何时已经结束了,坐在海崖上的两人相对无言。突然间,娜美抬起头,将手中的戒指脱了下来。
  “呐,路飞。”先开口可能在气势上就会输掉,可是娜美知道,如果她不开口就会让伙伴们担心。
  路飞没有回话,有的时候意外孩子气这一点,是过了多久都没有改变的个性,娜美觉得,这没什么不好。
  “四亿,一分都不能少。”耐着性子,娜美直视着路飞,那酒红色的眸子在月色中也熠熠生辉。
  路飞转回头,回瞪着娜美,即使他再不知行情,也知道四亿算的上天文数字了。丢掉那么个戒指,有那么困难吗?在心中抱怨的路飞将不满全都表现在脸上。
  “不行就算了。”娜美哼了一声,站起身来。她觉得再说下去没有意思了,反正戒指现在去还也不可能,就当是附赠品也不算亏。如此打定主意,娜美提起钱箱打算下山,却被路飞拦住了去路。
  “我没钱。”这种事情是人就知道,娜美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想。“不过我讨厌那个戒指,如果你扔掉它,四亿我一定会赚给你的。”
  “如果我现在就要呢。”娜美毫不退让,那种势在必得的架势令路飞惊讶。
  “那么就把这颗头给你吧,我值这个价。”路飞毫不思索,脱口而出,眼中的坚定令人着迷。
  娜美凝视了片刻,突然间露出了微笑,一个转身,手中的戒指划出一道弧线,顺着海崖跌了下去。“那么我就不客气的接收了。”说话的瞬间,娜美俯身向前,在路飞眼角下的伤痕处落下了轻轻的吻。“记住,你现在是我的咯,海贼王。”
  耳畔轻轻的呢喃令人陶醉,回过神来的时候娜美已经走出了数步。路飞的心中突然躁动了起来,还来不及思考就转身追了上去。抓住那纤细的手臂的力道有些蛮横,突然被扭转的身体也感觉到了痛楚。娜美刚要出口抱怨,对方温热的唇就夺走了她的呼吸。直到此刻娜美才开始后悔,一直把路飞当成小孩子是不是一种错误。
  还好最后只停留在接吻,路飞那一脸大仇得报的得意样令人生气。然而此刻娜美却没力气对他拳脚相向,全因那回敬在她耳畔的低语:“我会记住的,我的航海士。”

  那日直至深夜两人才回到船上,由于担心过度而不能成眠的山治一脚踢在刚刚上船的船长脸上,令路飞撅起嘴来抱怨“好疼”。由于兴奋过度而不能成眠的其他人,开始探讨赢来的钱要如何利用,这件事情在二人回来之前已经讨论了很长时间。
  大家七嘴八舌的如往日般热闹,最后依照惯例演变成了庆祝会。只是其中却有有心人,注意到了异样的气氛。
  “发生了什么好事吗?”罗宾端着酒杯坐到娜美身旁,漫不经心的开口问道。娜美稍稍有些惊讶,随后只是不符合往日般的腼腆的笑了。
  “原来如此。”意味深长的望了一眼娜美,罗宾将视线落在路飞身上。“真是太好了。”打心底里为他们高兴,罗宾将酒一饮而尽。

  今日的美酒格外甜美,亦如那飘散在空气中的幸福;今日的心情格外明朗,亦如那满天星斗的夏日夜空。

评论(5)

热度(47)

©☆樱都雾雨☆ | Powered by LOFTER